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
第20章
随后,小龙女的房也被两只触手玩起来了。它们不同于拂尘那般直接入,而是伸展出一朵小花一般一下子扣在了小龙女的头之上,然后拼命的

 这还不够,又有两只触手分别盘上了小龙女的房,不断的盘旋挤小龙女的房,让它变化成各种形状。而这个时候,那朵小花之中,伸展出无数的小针,一下子刺入了小龙女的晕之中。而这个时候,即便是这样的剧痛,也只是让小龙女睁大了眼睛,而没有挣扎,因为高屏蔽了大量的痛苦,而不间断的快让小龙女一次次追逐更强烈的高

 也许是觉得小龙女这样的痛苦,或者说这样的快还不够。又有两只触手袭向了小龙女。它们的目标分别是小龙女的蒂和道。

 如同对付头一般的小花朵,一下子就罩住了小龙女的蒂,而另一只则毫不怜惜的刺入了小龙女的道,开始毫不怜惜的

 大量的痛苦不断的积累,快却如水般迅速消退,药主宰着小龙女的大脑,但是短暂的理智竟然神奇的在小龙女的脑海中产生了。

 (啊!我要死了么?怎么会这样!我…我…啊!好痛苦!好痛苦呀!快要消失了,为什么我现在只有痛苦!好难过!救我!救我!啊!龙儿要死了!

 好难过!过儿!过儿!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是药的关系!啊…)小龙女的思维一下子就中断了,因为所有的触手在同一时间分泌大量的,而这些很快就注了小龙女的体。

 “师妹,你不奇怪为什么那些药,竟然会失去效用么?这次的不再具有生殖功能,它们的作用是为了软化食物!呵呵!也就是说,它们准备吃掉你这个母亲了。至于药,因为你马上就要成为食物,而有正常思维的食物,会更有价值。哼哼!”李莫愁看着被不断注入小龙女笑着说道。

 “你们触手怪还真的讲究,配合的天衣无嘛!”李莫愁等待着一会儿‮腥血‬的画面发生,她觉得自己的复仇过程真是完美。

 (要被吃掉了么?可是,我已经死了啊!怎么回事?难道…难道说魔物能让灵魂为它们生殖,也能噬灵魂么?我…不要,我不想…啊!我彻底消失掉么?龙儿…龙儿再也见不到过儿了!过儿!)结束之后,触手怪就开始收回自己的触手,而同时被收回的还有小龙女的‮体身‬。

 这个时候的触手怪,已经高达五米,长宽也有三米了。

 史莱姆形态的触手怪的‮体身‬突然之间裂开一个口子,而小龙女的‮体身‬被稍稍加以折叠就被拽进了触手怪的这个‮体身‬之中。

 (要死了么?要彻底的消失了?过儿!我错了!我真不应该来这里!如果…)小龙女的意识渐渐模糊,大量奇怪的思想一下子涌入了她的脑海。她看到了自己被触手怪一点点吃掉,一点点的分解掉,然后看到自己的体消失,然后留下的只有一滩如同分辨一样的东西。

 触手怪在吃掉小龙女之后,当然不会足,它转身瞄准了场中的另一个‮女美‬。

 李莫愁看到这个家伙的样子,就知道对方打什么注意。

 果然,触手怪以近乎闪电的速度分离出大量的触手,企图向困住小龙女那般困住李莫愁。

 但是,这个时候的李莫愁可不是小龙女那种任人玩的女体。她动的很快,也很简单。

 李莫愁手中的拂尘不过轻轻一摆,然后拂尘的尘须立刻分成五束,然后闪电一般向了那只‮大巨‬的触手怪。

 第一只尘须束便碎了数条触手,第二只尘须束便中了‮大巨‬的触手怪,触手怪一阵剧烈的抖动似乎要裂开一般,但是,它还没有来得及挣扎,第三只尘须束也中了它,它的‮体身‬彻底崩裂,而第四只尘须束则将触手怪一下子了个粉碎。

 不过,这还没有结束,触手怪也没有死掉,变成一盘散沙的触手怪,迅速向四面八方逃窜,而第五只尘须束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分裂出数十尘须,分别击中了逃跑中的小触手怪,无一落网。

 “嗤…哗!”数十个小触手怪如同飓风中的沙雕一般变成了一地的粉尘,进而彻底消失不见。最终,留下的不过是一滩粪便。

 李莫愁手持拂尘,淡淡地说道:“你不忍心?”拂尘没有回答,也不敢回答。

 “你知道就好!如果,你有能力反抗的话,我不就是你砧板上鱼了么?”李莫愁说完,就看了看那摊粪便。

 “治愈她!别忘记加上药!我还想继续玩玩她呢!”李莫愁嘴角洋溢的冷笑无疑预示着小龙女的厄运仍然没有结束。

 李莫愁臂弯之中的拂尘果然不敢抗拒李莫愁的要求,它飞快的伸展出无数的尘须将小龙女再次包裹起来。也许是这次小龙女‮体身‬的损伤实在太厉害,或者说她已经没有所谓的‮体身‬了。拂尘也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将小龙女的‮体身‬修复好。

 当小龙女再次破茧而出之后,她的‮体身‬已经恢复到完美的状态,唯一不同的是此时的小龙女脸色仍然泛着人的酡红,显然那些药已经开始在她的‮体身‬里散发出作用了。

 “师妹呀!被自己的孩子们的感觉如何?”李莫愁看着跪在地上的小龙女笑着说。

 小龙女用力地摇了‮头摇‬似乎想要恢复一些理智,只是她的脑子仍然混沌的厉害,只是毕竟是刚刚修复的‮体身‬,她的精神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师姐!你…你玩够龙儿了么?可…可以放过龙儿了吧?”小龙女努力让自己卑微一些,希望自己的师姐能放过自己。

 只是,李莫愁显然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小龙女。她笑着说道:“呦呦呦!你想的简单!师妹!你是没试过被万针刺心的感觉呢?我告诉你,我试过!我临死之前,被无数的情花刺刺中,那种‮体身‬上的痛不算什么,但是情花发作之时却让我比死还要难过。”“师姐!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不懂!你根本就不明白,你从小就被师父爱护,还未出谷就遇上了杨过。他有那么爱你,对你也足够专一,你根本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痛苦。”李莫愁愤恨的说着。

 “不!师姐!不!不是的!师姐,我在绝情谷下被困了十六年,那种滋味师姐你不知道。我也知道那种痛苦。过儿对我痴心一片,他不在乎我曾经经历的种种,不在乎我先他而老,更愿意为了我而放弃尘世中的一切。我明白这种爱的好,也明白失去这种爱的痛苦。师姐,你放下吧!也只有放下才能投胎,才能再得…啊!”小龙女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精神一阵震,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想不到,你竟然会这个时候出手!你就不怕我不放她离开?”李莫愁笑着说道,只是周围没有一个人,也不知道她是说给谁听。

 “师伯!何必如此呢?龙儿说的没有错,投胎是师伯最好的选择,只要你肯放下,你的下一世一定能遇上一个让你满意的夫婿的!”周围的一片浓雾之中,一个平静的男声传出来,、。而会叫出这样的称呼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杨过。

 “我说过,我想做男人,想做可以玩女人的男人,我觉得现在很好!”李莫愁似乎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心,她握着拂尘的玉手更紧了几分。

 “师伯,你别骗自己了!仙人当初和你说的很清楚了,这个法器并不是普通人能够驾驭的了的!也许,现在你凭借自己的内力可以驾驭它,但是以后呢?它不断的取你的内力,而你待别的女人,别的女人,她们的感受就不断的传到你的‮体身‬里。这样早晚有一天你会和你待和的女人一样,被火埋没的!到时候,你手中的法器一旦反噬,师伯,你会变成怎样?”那声音仍然很平静的说着,只是杨过却一直没有现身。

 “哼!你这个家伙被戴了绿帽子还能这么轻松的说话,真是难得。”李莫愁的话语之中充了揶揄。但是,这样转移话题,也印证了杨过的话,她根本无法反驳。

 杨过没有继续劝李莫愁放弃报仇而去投胎,他仍然用很平静的语气回答李莫愁的问题。“龙儿是为了我才自愿到这个地方的。当时,我被仙人制住,完全不能阻止,我又有什么资格生龙儿的气呢?”“哼哼!说的真好听!好像,真不生气一样!看到那么多人轮玩你的爱人,你就这样放得下?告诉你,这还没有结束呢!一会儿台下那些男人会继续玩她,而且赵志敬恐怕会想出更厉害的方法玩她,至于尹志平,他肯放小龙女离开么?”“我想这应该不在师伯关系的范畴之内。师伯,如果您不想自己的明天变成龙儿今天的样子,还请师伯离开此处,将那拂尘还给仙人,然后去投胎吧?”李莫愁想到了自己来生所要经历的一切,不在内心之中产生了一股莫大的恐惧。她颤抖着说道:“投胎?投胎!你只知道劝我去投胎,你可知道我下一世是什么样子的?”杨过没有说话,他确实不知道,但是在他看来,在凄惨的人生也要比李莫愁在狱之中依靠仙人的法宝其他女人,然后等到一天被法器反噬自身来的要好得多。

 “过儿不知道师伯会经历什么,难道真的比被法器反噬沦落成那兽繁殖的工具甚至是养育幼体的食物更糟么?”杨过的声音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急促,显然他很怕李莫愁现在做出一个错误的选择,以至于让她和自己的爱人一起永远沦落在狱之中。

 李莫愁没有直接反驳杨过的话,她自顾自的说道:“我这一世,虽然遇上自己挚爱之人,却不料他竟始终弃,虽让我报了仇,却根本不足以平了我心中的恨意。在展元死了之后,我一心只想能在武道之上有所突破。可师父最终还是将古墓派绝学倾囊授予我这个师妹。到了最后,我死于情花海中,绝情谷下。终这一生,我都是一个处子,虽然做了些许恶事,但是却未曾失身。但是…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的下一世竟然会变成那个样子!”杨过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李莫愁继续说着。

 “下一世,我同样有着绝世之容貌,却生于贫困户之门,绝世的容貌没有带给我一个好的婚姻,好的归宿,却让我沦落至青楼教坊之中。歌舞娱人也就算了,可最终逃不过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万人尝的结局。呵呵!想我李莫愁这一世纵横天下,未曾被任何事束缚了手脚,却没想到…下一世竟是被人束缚了手脚夺取了清白!这真是…真是报应么?”李莫愁说到此时,竟然双眸之中下了些许泪滴,想她向来是个铁石心肠的女子,若非真到伤心绝的地步,怎么会轻易下眼泪。

 “师伯…”

 杨过本是要劝一劝,可是话到嘴边却如何也说不出口,对于李莫愁这样的女子来说,下一世那般境遇,确实凄惨。更重要的是,仙人竟然让李莫愁接受这样的经历,而且让她亲自去选择是否接受。

 李莫愁泣了一番之后,继续说道:“这还不算!青楼之中留的姓名,万人之中翩翩起舞,绫罗绸缎尽皆取来,朱钗美玉不过小礼,我那青楼中的日子攒下万贯家财。可我终究是个女人,总要寻个依靠。我不信商人,觉得他们待我老去之后,便会将我卖掉;我不选官宦,觉得他们家有大难能荣我,时已久我的性命都是堪忧;我选了一个落地的士子,觉得只要对我好,财富尽皆予他,两人山林之中风啸月也是自在。只是,不想还未等我将财富展于他的面前,他竟然就要为了些许薄财而将我卖于他人!他怎么能够?怎么可以?”李莫愁的话音到此变停住了,进而开始凄厉地哭泣。

 杨过没有说话,他觉得李莫愁情向来刚烈,如果她真的执意不接受这样的来世,恐怕自己的龙儿就真的要永远的沦落在这狱之内了。

 “师伯,有没有什么办法帮你改掉这来世的宿命呢?”杨过想了想如果想让李莫愁答应恐怕还是要拿她的来世来换。

 李莫愁没有说话,只是一边泣着,一边摇着头。

 看到这幅情景,向来足智多谋的杨过也束手无策了,就算尹志平可以放过龙儿,可李莫愁不点头,不离开那也是枉然。

 不过,杨过突然想到一件事,他说道:“师伯的来世虽然凄惨,但…但向来,再次轮回总会有一个好的身世了吧?不如?不如过儿去给你问问?”李莫愁听到了杨过这番话,突然想到下一世不过二十几载,若是之后能有一个好的身世,咬咬牙过去,也许还是可以的。只是,她也觉得自己能在下下世头一个好胎的可能并不太高想到这里,李莫愁又恢复了冷漠的样子,说道:“看不出,你这鬼头鬼脑的,竟然和那些鬼差这么快就混的了!竟然还能打听这些事情!”“呵呵!师伯,我反正是要喝孟婆汤忘掉的,他们就算告诉我,我也改变不了什么!师伯,那我就去给你问下吧!至于龙儿…”杨过想请李莫愁暂时不要再‮磨折‬自己的爱人,他实在不愿意让小龙女再承受多余的痛苦了。

 李莫愁知道他的意思,她只是淡淡的说道:“放心,你回来之前,这浓雾不会散,尹志平和赵志敬也找不到小龙女的!”杨过没有再说话,声音消失之后,便没有再响起来。

 李莫愁却走到了小龙女的身边,蹲‮身下‬子,伸着手去‮摸抚‬小龙女的脸颊。这个时候,药已经发挥了作用,小龙女酡红的脸颊一片滚烫,身子似乎也格外感,没有受到任何刺的小这个时候已经一片荧光了。

 “你真幸福!有一个这样的丈夫!”

 李莫愁将手收了回来,自怨自怜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想着自己的容貌不下于自己的师妹,只怪自己错爱一人,却让自己耽误一生,若真是生前作恶太多,而让自己的来世受尽苦痛其实也并非难以接受的事实。只是,那结局实在太过凄惨了!

 “投江么?想不到前生死于火中,来世死于江中。真是…”李莫愁梦呓一般的说着。
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