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
第11章
赵志敬的威和台下众人的“劝”下,小龙女终于还是点头同意和台下众人做,任由赵志敬摆布。

 而赵志敬却没有马上将小龙女扔到高台下面任这群人玩,而是准备选上几个人先轮小龙女,再将小龙女交给众人玩

 这个时候,已经不容小龙女不从了。因为,在小龙女想来只有完全足赵志敬和尹志平的菜有可能通过狱的试炼,以求和杨过长相厮守。

 被赵志敬选上来的第一个人,是一个已经死去的蒙古汉子,他叫阿阔勒,是一个蒙古军的百骑长。这个拥有三个中原村落作为封地的蒙古小贵族,丝毫没有对中原第一美人小龙女产生任何的联系之情。一连串的玩和凌辱之后才允许小龙女和他合,而小龙女先是为其口,后来竟然用上古墓派的轻功,以观音坐莲的方式,让阿阔勒在自己的体内,并且在清醒的情况下品味到了高的滋味。

 高后的小龙女一下子瘫倒在阿阔勒的身上。而之后的阿阔勒却出奇的不耐烦,很快的就掀开了小龙女,随后有些随意的用手指在小龙女的小处抠挖了一番便了事离去了。

 阿阔勒并未走远,他只是回到了台下。

 而被赵志敬第二个选上来的竟然是曾经劝慰过小龙女,让她不要执着的“高僧”!

 这个黄衣黄袍的大和尚生前曾是少林寺天王殿护持——澄,他寿一尽便投入间准备轮回。但是,在这狱之中少林高僧体味到好的乐趣便不愿离去,而差鬼司竟也由着他盘桓此处。此时,少林高僧立于高台之上,低头垂目看着脚下的绝世美人幽幽一叹,说道:“阿弥陀佛!龙施主,想不到你和那黄施主一样,都要闯着狱以求得以和相爱之人厮守不散。这一贪、一痴果然是三毒之中最难放下的啊!”尚在体会高余韵的小龙女躺在地上,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高僧,并没有说什么。之前,赵志敬安排阿阔勒她的时候,她就想到赵志敬的打算了,她相信这少林高僧之后,就是那个肮脏无比的乞丐了。想到自己要被那乞丐,小龙女即便心中有再大的决心也不免有些动摇。

 少林高僧澄见小龙女不答话也丝毫不恼怒,他继续说道:“阿弥陀佛!龙施主,这男女爱之事,便是如你刚才体会的那般了,并没有给你带来太多的伤害。只是,龙施主身坠这狱之中,遍尝各种男人滋味之后,你心中可还有杨居士的位置吗?”听到澄的这句话,小龙女终于还是开口了。“当年我本冰清玉洁,却不了错之下竟被尹志平盗得处子之身,过儿未曾责备于我,还愿同我隐居古墓,这番情意我是无论如何不会辜负不会淡忘的。只要能和过儿长相厮守,便是这狱试炼再是如何艰险,我也要忍耐下来。即便有再多的人玷污了我的‮体身‬,我的心都还是过儿一个人的,只要这样就够了,我相信过儿不会怪我的。”澄听得小龙女这一番话也是一阵点头,随后他双手合十高宣佛号后说道:“情之一字,老衲生前不懂,身后亦是不懂!只是,老衲知道这之一字最能陷人身心。施主要通过试炼需要能承受赵志敬尹志平二人合力不失本心方可!”小龙女双眉微皱,说道:“当初仙人曾对我言,只要这炼狱镇守之人能答应我通过,我便是可以离去,仙人也会遵守诺言。大师,这与你的话可是有些出入啊!”澄不过是徘徊于狱中的一缕孤魂罢了,他自然不知道这狱的规矩,听得小龙女这话,他也丝毫不慌,继续说道:“老衲想来,这赵志敬、尹志平便是这狱镇守了。龙施主若不让他二人满意,如何会允你通过?所以,老衲觉得你应多多与人合,才能讨好他们二人。”小龙女再次低下头,也不看站着的澄,只是微微的一笑,说道:“这我自然是知道的!大师,你便是第二个要我的人吧?”“阿弥陀佛!正是!老衲便是龙施主第二个主人了!”小龙女听到这话,便支撑着爬了起来,卑微的跪在了少林高僧的脚下,说道:“龙儿,求主人奴!方才,主人也见龙儿和阿阔勒主人了,请主人相信龙儿,龙儿可以让主人无比开心,无比足的!”澄听得小龙女这番话,小腹便是一阵火热。只是,他现在并未表现的多么急切,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就要到台下去看别人再上来玩这个天下第一美人了。所以,澄即便心中再怎么想眼前这个美人,他都忍耐着不立刻就扑上去。

 小龙女一看澄并没有什么动作,以为他和之前的阿阔勒一样想玩点“花样”心中不由暗恨。只是,小龙女面上仍然要表现的无比恭顺。

 小龙女浅浅一笑,便说道:“大师,可是有什么新花样么?龙儿是无不应允的。您是想让龙儿给您具,还是想让龙儿撅着股像母狗一样被大师,亦或是也要像方才的阿阔勒主人那样要龙儿为您脚呢?”澄就算想着忍耐忍耐要多玩会儿小龙女,可是看着眼前玉人求也是按捺不住。只见这高僧袖袍一挥,那一身僧衣僧袍就消失不见,展现在小龙女眼前的是一个已经衰老的上了年岁的男人‮体身‬。

 老和尚并没有再和小龙女客气,而是一把攥住了小龙女如瀑般的长发,将她一把拽到了身前,一只怒就送到了小龙女的间。

 “阿弥陀佛!你这女,老衲本无意玩于你,却不想你这人竟然主动求,老衲变用着降魔老杵好好将你整治一番。”澄话一说完,就将那怒涨的具一,小龙女也顺着澄的姿势,将红微张,让那戳进自己的檀口之中。

 澄并为如他的‮体身‬那般衰老,相反生前长时间修习少林武学使得澄的资本极大,无论从哪方面将都胜过阿阔勒许多。只见澄顶在小龙女的口中,使得小龙女双颊都不自然的鼓了起来,而头不断刺小龙女的喉咙也愈发让小龙女难以承受,屡屡窒息的感觉使得小龙女的双颊更加红润粉

 “大师!呜呜…大师!龙儿,龙儿受不住了!龙儿受不住了!”小龙女痴痴的乞求这个少林高僧的,澄刚以答应就将送人小龙女的口中,使得她都及细细观察那的大小细。直到澄不断的刺小龙女喉咙,而她小嘴外面暴在外的澄尚余一大截,而每次澄大幅度的的时候,小龙女都能感觉到澄下的两只丸就如同两个撞城锤一般敲打着自己的下巴。

 (好大啊!好大!这个少林和尚的怎么这么‮大巨‬!啊!我肯定承受不住的!呜呜!下面会不会被这个和尚伤?唉!我好傻,我现在只是一个已死之人的灵魂,即便他再怎么玩我,我都不会有事吧?只是,那痛苦绝对不会作假,如果被这个少林和尚进去,痛也痛死了。他的可比赵志敬和尹志平的大多了。)小龙女痛苦的闭着眼睛忍受着,却也偷偷的想。

 澄一边耸动着自己的股,一边揪着小龙女的头发不断摇晃她的脑袋,这个时候却恶意的问道:“你个奴,老衲的降魔杵不错吧?比那神雕大侠杨过如何?”“唔…唔!”小龙女想回答,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最后由于澄的关系,嘴中只发出了低低的声音。

 “孽障!你倒是说啊!是老衲厉害还是那神雕大侠杨过厉害?”(过儿!过儿!呜呜呜!对不起!也不知道是因为思念杨过还是因为长时间的‮力暴‬深喉让小龙女太过难受,她的眼角开始出眼泪,连呻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看来老衲不使出真功夫你是不会开口了!”

 澄刚说完,两只壮的大手就勾住小龙女的双腋将她提了起来,紧接着又是向上一抛,电光火石见澄竟然将小龙女本是跪姿的双腿摆成了“M”装,然后借着下落的力量将自己起的一下子就刺入了小龙女的之中!

 “啊!”异物的突然入,让小龙女觉得自己的‮体身‬似乎被一把利剑捅穿,也似乎‮体下‬被一只锋利的锉刀狠狠的了进来,整个人都要由于这一下裂开一般。

 澄就借着这一抛之力,将小龙女置于自己的口处,然后双手勾着她的膝弯,让这个绝世‮女美‬在半空中不断的被自己

 “啊!大师!大师!好厉害!好厉害!啊!好痛苦…龙儿要死过去了!啊!大师,不要再深了,龙儿要被你捅穿了!呜呜!龙儿要坏掉了,要死掉了!啊!”突如其来的刺让小龙女有些语无伦次,‮大巨‬的痛苦和快不断冲击着她的理智。

 “哼!让你不回答老衲的问题,就让你见识见识老衲的厉害!别说你这个缺乏事的小龙女了,就是隔壁的货黄蓉都能被老衲到连亲爹是谁都不记得了,难道你还能幸免?哈哈!”澄继续自己的大幅度的,一边不停的摇动着股,一边不断晃动臂弯中小龙女的‮体身‬。

 身材高挑,体形苗条的小龙女在这个已经进入暮年的老和尚的双臂之中,就如同大号的玩具一般,任其‮躏蹂‬。只见大和尚的不断的刺入小龙女粉的小内,又不断的大幅度的出来,继而再次整入。就在这样反复的‮擦摩‬和入的过程中,小龙女本来有些干涸的小,不断的冒出晶莹的水出来,痛苦渐渐被快取代,高的感觉不断接近,也让小龙女彻底放下了那丝矜持。

 “大师!好舒服!龙儿,不痛了!龙儿,不痛了!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吧!刺到龙儿的心里面,让龙儿好好舒服一下!龙儿好快乐,好开心!啊!”小龙女一边皱着眉毛,一边的叫着。

 “嘿!你个货,果然一被就和那黄蓉一样!哼哼!”澄继续猛烈的,同时他又问道:“货,你还没回答我呢!是老衲厉害,还是神雕大侠杨过厉害啊?”“啊!当然…当然是大师厉害了,大师厉害!比…比过儿厉害多了!大师的比过儿大,比过儿,也比过儿长!呜呜呜!大师好野蛮,龙儿要被大师死过去了!大师,温柔些,温柔些,过儿很温柔的!啊!”小龙女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这狱中被的完全放下了执着,竟然公然的说出了自己挚爱的名字却同时被另一个陌生之人,却也丝毫没有羞的感觉。

 澄听到小龙女的奉承非但没有开心的夸奖,反而怒目大张,怒骂道:“你这个妇,这样就让你放下挚爱了?就凭你也想逃离狱?你把你的相公忘了?阿弥陀佛!你这个妇,你这个人!怎么对得起神雕大侠杨过!啊?老衲死你这个人!”“大师!大师不要这么说!龙儿…呜呜…龙儿真的不行了,龙儿要死啦!啊!龙儿不要!不要想了,龙儿好痛苦!呜呜呜!”小龙女本来挂在澄双肩上的玉臂突然以用力狠狠的按住了大和尚的肩膀,让自己的部死死的在澄口上。而随后,小龙女也死死的住了大和尚的‮体身‬。

 只是,小龙女痛苦的面容愈发扭曲,皱着的眉毛凝集着痛苦,本来抿住的嘴不断张开叫出的话语。

 澄却完全不顾及小龙女的感受,继续说道:“我看你这个女就是一个天生的货,就是喜欢被人,被人,一个人还不够,需要一群人,只有不断的你,你才足。你来这狱不是为了什么杨过,而是为了你自己!你是要别人你,是要找一大群男人你,才自愿到这狱中来的,是不是?是不是?”“啊!不!不!不!龙儿是为了过儿!龙儿是为了过儿!龙儿不是妇,不是货!龙儿是过儿的子!”小龙女闭着眼睛呼喊道,只是说着这样的话语的时候,她粉的脸颊上的情却丝毫没有褪去。

 澄听了小龙女的话之后,一声大喝继续问道:“哼哼!你这妇,不但是个货,还是个骗子,不但骗别人,还骗自己!分明就是为了能不断的达到高才进这狱的!那杨过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断了一只手臂玩不得那许多花样,还需要你坐在他身上才能享受第之,竟然从来没有高过!你进这狱就是为了体会高的感觉不是么?你说呀!是不是!就是为了能情形的体会高才自愿到狱中让我们随意的?”“不!怎么会呢?啊!我爱…我爱过儿!只要能和过儿在一起!有没有做都是一样的!更不…更不要说高了!呜呜呜!龙儿不要,龙儿不要!龙儿可以不要高!呜呜呜!”小龙女继续辩解的说道。

 “好!你既然这么说了,老衲就不你了!你去一边呆着吧!”澄话音一落,便将小龙女一下子从自己的怀中扔了出去。

 “啊!”小龙女一声惨叫之后就被澄狠狠的摔倒了台子上!

 澄也不去管她,只是自顾自的在一旁站着。

 只是,刚才马上就要高的时候,被这样无情的抛弃,这让小龙女无比难过。

 这是何其熟悉的感觉,以前和杨过合的时候,就经常如此,似乎马上就要到达云端的时候,自己就被无情的抛落下来,如同吊在半空中的痛苦一般。此时的小龙女就是这样的感觉,她的脑海中不断的涌现着生前和杨过做时的情景,自己坐在杨过身上,不断的刺着杨过的‮体身‬,用出了古墓派的功夫,就当自己要高的时候,杨过的却软掉了。

 每每是这样的时候,小龙女都好像喊一句“不要,再等等,再进来,不要!好难过!”只是,这个时候,小龙女真的喊出来了“不要,再等等,再进来,不要!好难过!”“难过?难过什么?”澄站在小龙女的身边说道。

 而侧卧着在地上小龙女扭着头看着高高在上的澄,不甘的说道:“大师,请大师再进来,龙儿好难过!不要扔下龙儿!”“哼哼!你是求我你么?货?”澄鄙夷的看着脚下的美人。

 “是!大师!请成全了龙儿吧!”
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