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
第04章
尹志平当然不会束手就擒,他深一口气,凝结真气在丹田之中,猛然使出“七星剑法”的另外一招刚猛之势。“看招——开蔽月!”不同于赵志敬的突然变长,尹志平的是突然变了好多圈。一下子,把小龙女的道撑大了一号,加之真气突袭,小龙女竟然被出了第二重高——后庭高

 只听小龙女一阵惨叫“嗯——后庭,哇,菊花要裂开了,尹道长,您不要用真气呀,龙儿的肠子,肠子都要烧起来了。”“哼,七星剑法竟然被师弟用的这么纯属!”赵志敬怎么可能就此罢休,自己可是师兄,生前还是要染指掌门的人。“看招——天机三叠剑!”赵志敬这招和刚才那招“玉衡探虚”同出一源,不过不是巴变长了,而是巴在极快的速度内迅速变化,突然长突然短,短的时候只有三寸,长的时候却有两尺!

 这么厉害的一招,小龙女怎么受得了,就听小龙女在他们两人之间拼命发的说道:“啊,太快了,太快了。呜呜呜——要烧起来了,人家的道要烧起来了。呜呜——好快啊——子颈口都要被戳烂了!”就这样,小龙女被赵志敬一招“天机三叠剑”到了第三重高颈口高”!

 “嘿嘿,师兄,你这招虽然快,但是还不够巧妙!”尹志平此时还是不服输,师兄既然打快,他便要打巧,要以变化取胜。“看我的——天璇九转。”原来尹志平这招就突出在一个“转”字至上,虽然宋代没有冲击钻头,但是不难让人明白“钻”是一种很厉害的招式!不然也不会有杨家中的——毒龙钻心。

 小龙女感觉自己菊之中的巴自己算转了起来,让自己整个直肠都烧起来了,好似须臾之间就化掉,不由求饶地说:“呜呜,为什么,为什么尹道长的巴会转?怎么会转呢?呜呜呜,太厉害了。我的肠子好舒服啊,不烫了,不烫了,好舒服好像要化掉了!”“哼哼,转的很舒服是吧?”赵志敬一看小龙女发的样子就知道她被自己师弟到第四重高“直肠高”恨意陡起,决定给两人点厉害瞧瞧。“我看的——摇光分云剑!”不同于尹志平的巴会自己旋转,赵志敬这招更加‮态变‬,他的巴竟然开始摇动起来,加之那巴已经陡然长到了两尺,小龙女的整个子都被赵志敬的巴开始‮躏蹂‬起来了。

 小龙女眼前一花,一阵高的感觉更猛烈的袭来,声嘶力竭的说:“竟然会摇晃,啊!赵道长,你的巴摇晃起来,龙儿要被你摇死了,龙儿的子像要被刮下一层一样,龙儿要死了,真的要死了。”这就是第五重高——子

 “哇,师兄好厉害,这瑶光分云剑不但差点把这死,还差点让我也出来。看来师弟要出绝招了,师兄小心,不要喽哦!”尹志平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竟然使出了看家的本事和吃的力气“看招——天权震星斩!”这招比之刚才赵志敬的“摇光分云剑”更是强上了一筹,他整个巴如同地震加火山爆发一般,一边不停的震动,一边不停的薄着真气。

 这让小龙女如何受得了,只见小龙女浑身一阵抖动,若非被两人夹在中间,且被人拦住了腿弯,就要筛的擂台木板都要碎了“不!不!不!肠子要被震烂了,呜呜呜,肠子穿了,龙儿活不了了,龙儿活不了了,肠子烂掉了。呀!”这便是小龙女的六重高——腹腔高

 赵志敬感觉小龙女一阵剧烈的浑身痉挛,险些要控制不住,了出来,好在他用内力压制,让自己没有泻出来,他不甘心的说道:“哼,这七星剑法中唯一一招劈砍竟然被师弟用的如此精通!师兄也不能藏拙了,师弟,就准备吧!看招——天枢焚灭剑!”难怪赵志敬能有如此的自信说尹志平必然会,这招不但融合了之前的他自己的三招同样还融汇了尹志平之前用的三招,加之赵志敬如海的真气自更个巴上上下下的发中。

 就在这绝顶的冲击之下,小龙女已经是气若游丝的哼了一声:“呜呜呜,呀!又了!又了——”便达到了第七重高——灵魂高

 就在连续不断的七次高之后,小龙女再次陷入了昏

 黑暗之中,小龙女看到了杨过,看到他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质问自己:“龙儿,你好啊!我痴心为你,不惜服下断肠草,为你守了十六年,以为你不能在世,还为你跳崖。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杨过一生豪侠,红颜无数。无论是程英、陆无双、还是公孙绿萼,哪怕是郭襄,她们谁不是为我孤独一生。可我独心恋你,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下,被人出这么多次高!竟然被人连续出七重高,竟然晕过去了。你怎么对得起我?怎么对得起我?龙儿,你说话呀?别人叹『一见杨郎误终身』,可我呢,我是『一娶龙女绿一头』,你真是对得起我呀,龙儿!”“不,不是的,龙儿是为了过关,为了过关呀!过儿,龙儿心里只有你一个,没有赵道长和尹道长的。呜呜呜,过儿要原谅龙儿好不好?”杨过也不听小龙女的分辨,转身就走。小龙女依稀看到,四个美人一下子就聚到杨过身旁。她能看出那就是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以及古灵怪的郭襄!

 再次幽幽的醒来,小龙女都有些不敢睁开眼睛了,刚才自己在众人面前,被台上的赵志敬和尹志平的忘我哭号,不知道在昏之后是不是还说了什么下的话。她真的有点不敢面对了。而小龙女更害怕的则是刚才的境遇并非幻梦,而是‮实真‬的!

 (过儿,龙儿真的没有忘了过儿,龙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能自已,就是被他们出了高,还出了七重高,还在那么多人面前叫,过儿原谅龙儿好不好?龙儿是想过关而已,想和过儿长相厮守才是真正的龙儿,现在的龙儿是装的而已,真的!而且仙人也是这么吩咐的,呜呜呜——过儿,你如果知道了,千万别怪龙儿。

 迷糊糊的小龙女听到赵志敬在自己的头顶上说:“哼哼,小龙女,怎么不继续本道爷的巴了?被晕了,既然醒了就赶紧起来吧!可你昏的时候还知道叼着我的巴猛,现在怎么既不松口,也不了呢?”“师兄,她是被咱俩的彻底失神了,现在醒了还装昏,恐怕刚才昏之中的侍奉,才是真心的吧?”尹志平再旁边传出的一番话语,让小龙女一阵羞愧。

 小龙女正奇怪为什么赵志敬要把巴退出自己的檀口,正是有点不舍。

 “啪!”的一声赵志敬一巴掌打在小龙女的脸上。这毫无联系的一巴掌虽然不至于上了小龙女,还是让她自内心生出了一种恐惧。

 可是,陡然想起刚才杨过的那脸恨意,小龙女不甘心的说道:“两位道长,过了,小女子还让两位满意吧?”尹志平听了这话,似乎听到了什么奇异的事情一般,说:“哈哈!可笑,都被晕过去了,还想这通关?”赵志敬也被小龙女的幼稚气笑了,说道:“若非我刚才最后一招没有使出全力,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有命活着么?”小龙女心头一阵苦涩。

 (刚才那绝顶高绝非普通人可以顶住的,加之自己之前和过儿的一番恩爱,从未到过这般强烈的高,自己没有准备怎么能通过呢?也许,过儿通情达理,知道这些之后,也不会怪龙儿吧!等龙儿学到这些,一定好好的教过儿,让过儿也把自己到昏到七重高,这样过儿就不会怪自己了。就不会和那四个人走不要龙儿了!

 小龙女既然打定主意,自然不在抗拒,跪在二人面前,恭恭敬敬的给两个道士磕了个头,说道:“两位道长,龙儿却是不经,只是龙儿会长进的,请两位在让龙儿试试,龙儿一定让两位道长满意!”赵志敬一哼,说道:“哈哈,可笑可笑,你说让我们你就你,我们成什么了?种马么?你这只母狗就算是想被打种,难道我们就给你打种?”小龙女不以为杵地继续求道:“道长,龙儿是真心想过关,既然龙儿能否过关皆在二位道长掌握,就请两位道长宽容则个!只要能让龙儿在被两位合,让龙儿有过关的机会,敬请两位吩咐。”赵志敬听了小龙女不由点头对着自己的师弟说道:“师弟,看来龙姑娘还是一心向上啊!”尹志平没有听出赵志敬的意思,但是还是点了点头没说话,继续看着师兄的表演。

 小龙女一看赵志敬有松口的意思,继续软语相求,说:“两位道长,都是人中之龙,龙儿这蒲柳之姿得以侍奉,自是十分情愿,只是龙儿身子久旷,还请两位道长多多调教,让龙儿能如两位道长这般,也好早狱!”尹志平听到小龙女还是想离开狱,就是很不愿意,但是他自知心机没有赵志敬深沉,自然不会说话。

 赵志敬假意沉了一阵,随后说道:“唉!所谓一恩,龙姑娘和我以及师弟也是好了许久了。我们自然不能不给龙姑娘个机会。但是,龙姑娘,杨过那虚货,把你晾成现在这个摸样,要调教好你,恐怕很难啊!你不怕时久了,杨过会等不及?”小龙女摇了‮头摇‬,说道:“道长放心,来此之前,仙人许诺会好好照顾好过儿,不让他魂飞魄散,相信仙人不会失约,过儿也不会有事,这自然是等得了的!”赵志敬点了下头,却又‮头摇‬说道:“好是好,可是…名不正言不顺呐!”小龙女知道不会容易,就追问道:“敢问道长,何为名正言顺。”赵志敬微微一笑,故作深沉的说:“若是你我为夫,或是你与师弟为夫,那自然是名正言顺!”尹志平听了赵志敬这番话,心意大起,很是愿意的点头。只是听了下面小龙女的话,又是眉头大皱。

 “这…小女子已然嫁人了,这恐怕不好吧!”赵志敬本意自然不是让师弟娶这个女人,不然若是尹志平一年之间,放走了小龙女,自己哪还有快乐可循?于是便说道:“唔,也对!我道家自然不会强娶他人之。不若,我二人收你为徒?可是全真派女弟子,都是女冠,切皆为处女,这也不合适啊!”“劳道长费神了,还请想个万全之策。”赵志敬突然一拍手掌,貌似想出了一个绝佳的主意:“不若如此,你在这狱之内,为我二人之奴。我二人调教你的奴,待奴大成,自然技高,不那么容易被我二人身,也好狱而去了。龙姑娘,你看可好?”“这…”小龙女心念电转,也没有别的办法,想着杨过也未必知道此间之事,只要自己出去之后不负了他,想来求的他的原谅也不难,于是便应道:“好吧!龙儿愿意认两位道长为主,若有差遣,自然唯命是从。”尹志平听了之后怒哼一声:“哼!还不是为了杨过?”赵志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要尹志平不可怜小龙,将他放走,自己在这里逍遥快活,享受眼前玉人自然不在话下。于是便假意劝道:“唉!师弟,了,龙姑娘既然认你我二人为主,何必计较许多,早让龙姑娘奴大成助其狱,你我也好早投胎,来生再修姻缘也说不定呢!”(来生?龙儿才不要,你们去投胎吧,龙儿只要和过儿相守,不想投胎。只要你们想着投胎,我早大成,这狱之也就不远了。

 赵志敬双手一挥,端坐在太师椅之上,看着小龙女说道:“既然,龙姑娘认了主,就跪下磕头吧!”小龙女也不言语,乖乖的跪在赵志敬间,给他恭敬的磕了三个头。

 尹志平左手一挥,也在他身后出现了一张太师椅,随后端坐其上,也安然的受了小龙女的叩拜。

 赵志敬看到此景,也微微点头,说:“好,磕了头,就要服侍你的主人了,让我先验验你的奴如何,来先给我褪去这靴子。”赵志敬浑身上下不着片缕,足下却仍登着全真派的道靴。

 小龙女知道这是训练自己的奴,想着为了奴达成,也管不了许多了,于是又从尹志平间爬回到了赵志敬脚下。

 小龙女一双玉臂轻挥,一双玉手请摇,缓缓的将那一双靴子都褪了下来,之后便是为赵志敬去了布袜。

 虽然,随后一阵恶臭自那一双茸茸的脚上发散出来,但是小龙女脸额头都没敢皱一下,依旧等待着赵志敬的吩咐。

 赵志敬点了点头,继续吩咐:“嗯,用双给我们的足下涌泉按摩。”小龙女没有言语,只是听这话语,将那脚掌分别左右置于自己的双之上,一边用力地将那脚掌按向自己的玉,一边又着自己的房一下下用那头按摩赵志敬脚底的涌泉

 赵志敬心里那个开心,这天下第一的‮女美‬竟然用一双玉给自己脚底板,自然是万分欣喜。他偷着看一旁的尹志平,看到师弟也是双目赤红,知道尹志平也是喜好上这个调调了,好在对方是信守承诺之人,除了处女红丸一律不合自己争先。只要这样赵志敬就能凡事优先享用这小龙女了。

 他看了看脸羞红的小龙女,说道:“来,双手捧着我的右脚!”“道长,接下来呢?”“还叫道长?叫道爷!”“是,道爷,接下来呢?”

 “对着我的脚,特别是脚趾,深呼吸,妈的,臭死了,你把臭气给我干净。”小龙女心中一阵厌烦,却不能表出来,只能将那脚掌,揽到自己的面前,深深的呼吸着。

 接着这个时候,赵志敬,不是用脚趾头去夹小龙女的头,就是用大脚趾去扣小龙女的小

 赵志敬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于是便吩咐道:“嗯,改洗脚了,来用嘴还有舌头,把我的脚清理干净,无论是脚趾还是指甲,还有脚底脚背都不能放过!”小龙女心中一凄,就不愿意了。

 赵志敬然大怒,一脚踩在那张绝世容颜上,将小龙女踢了老远去。

 小龙女躺在地上便听到赵志敬大叫:“这就不愿意了?连这点奴都没有如何能狱?你想让我二人不能投胎去么?”小龙女心中大急,起身就要向赵志敬的方向爬去。
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