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
第02章
朱红色的大门打开之后,小龙女周遭的金光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此间温暖不变,高高的比武台上,没有任何人,但是小龙女知道,那非常‮大巨‬的比武台就是自己要等待试炼的地方。

 小龙女扭着头,转身看了看四周,她仍旧没有看到任何人,想到终始要面对,她便轻轻的跃上了那高台。当他转过身却是吓了一跳,转瞬之间台子下竟然已经站了人。

 (难道他们都是评判,可是怎么这么多人?这…这羞也羞死了,可仙人却让我不可拒绝与他人好。这…这怎么可能,这么多人。天哪,这都是什么人呀?

 原来,小龙女稍作镇静之后,往台下看下去,发现有很多人并没有被黑暗笼罩。而这些人千奇百怪。有身着宋军军服的官兵、有身披铠甲的蒙古将领、有身穿道袍的道士、也有破衣烂衫的脏兮兮的乞丐、除此之外也有普通人,例如,扛着锄头的农夫,提着斧头的樵夫,拿着鱼竿的渔夫,不但有成人,也有老人和孩子。最令小龙女惊讶的是还有光头的和尚和红袍黄帽的番僧。

 小龙女一时之间极其窘迫,纵身就要向高台之下跳。可是,当她施展轻功要跃出高台的那一霎那,被一股绵长而不可抵抗的劲气推了回来。仿佛高台的边沿之上有一堵无形的气墙一般。

 小龙女知道自己是怎么都躲不过这一遭了,且救治杨过最是紧要,也就不再挣扎,转身静静的站立在高台之上,等待着狱中人对她的试炼。

 “龙姑娘!”

 一声平静中带着急切的呼唤,一下子就让小龙女骨悚然。

 当小龙女回过头的时候,看到的竟然是已经死了两次的尹志平。

 “怎么是你?你不是?”

 “魂飞魄散是么?”

 尹志平看小龙女那惊讶的样子和那很是窘迫的举止,不自然的咧开嘴笑了笑,继续说道:“凡人坠入司,同是为鬼,让他人魂飞魄散岂是容易。龙姑娘,想不到你竟然为什么了永远的享受男女之,竟然自甘堕落只身进入狱。”小龙女脸怒气,抗辩道:“谁说我是为了享受男女之?我是为了过儿,只要能与过儿长相厮守,我愿意承受任何痛苦。”“哈哈!过儿?杨过?你如果是为了杨过,为什么你要选我来夺取你的红丸?龙姑娘不会不知道,这狱之中你不但回到十八岁的妙龄,同样也回到了你完璧之时吧?”小龙女听了尹志平的话语便是一惊,紧接着她便起自己右臂上的衣袖,那颗让小龙女魂牵梦绕的守宫砂赫然印在了小龙女如同白玉一般的手臂之上。只是,这时的守宫砂,那朱红之竟然尽是嘲笑之感。

 小龙女低着头,眼里不经意的蓄了泪水,就当她要哭出来的时候,一声淡然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间。

 “痴儿小龙女,若是你不愿意,本座便送你离去与那杨过相会,聚首之后速去投胎。若是想继续挑战,就要用你的之态,勾引那骗你的尹志平。”“不!不!”小龙女声嘶力竭的一声呼喊!

 但是,当她喊完,那悠远的声音就不在出现,就连小龙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拒绝的是什么!

 “龙姑娘?怎么了?你不愿意?那我便离去了,这狱之判,你就要输了!”小龙女将头扭到一边,迅速的用衣袖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当她正视尹志平的时候,檀口轻开:“尹志平,既然你是我狱试炼的主宰,我自然任你所为,只希望你快些,不要戏耍我!”“哼,你还是想着那杨过是么?想着他又能怎么样?间之时你失身于我,曹之内你同样难逃我的下之辱。谁说你要我你,我就你的?小龙女,你不是自诩清纯若莲么?你不是号称天下第一美人么?我就让你在这舞台之上,跳上一舞,呵呵——衣舞!”“什么?怎么可能,要你便吧?我…”“那我就不了,我要你求我,你求不出,就跳舞吧!让台下的众人看看他们心目中仙子的丑态!”“不!不!”小龙女摇着头,一下子就跪到了地上,说:“尹志平,尹道长,求你来龙儿的身子吧?龙儿愿意将处女之身献给尹道长,请尹道长不要嫌弃龙儿,不要拒绝龙儿。”尹志平听到小龙女说着如此的话,也没有再为难她的意思,他那笑地狰狞的脸孔上有着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意。

 “冰清玉洁?哈哈?你恨有用么?生前的恨事,身后仍然要再次承受!”尹志平也不知为何功力大进,还有丈许的距离,整个人竟然快如飞矢一般过来。

 小龙女连反应的机会没有只听“嘶啦”一声布帛撕裂的声响,紧接着小龙女便觉得前一轻,原本洁白若雪的衣衫,一下子就被撕扯开,里面同是雪白色的肚兜一下子就展出来。

 “啊!”小龙女一声娇呼,就要往身后退,只是一步未迈一直大手就自后面拖住了她的翘,而另一只手便肆意的隔着湖丝肚兜将小龙女的一对玉把玩起来。

 “呵呵,龙姑娘的这对玉还是如当年一般,虽然不是很大,却是紧俏的很。只是,不知道你那腿间私处是否也如当年那般粉洁白?”小龙女羞意大起,若非为了杨过,恐怕她宁可自尽也不远受这般苦楚。

 感觉到尖上那只手掌开始拉扯她已经破碎的长衫,她无助的去抓紧肩膀上那已经破碎了一般的衣衫,只是这狱之中的规则岂是她一个女子可以反抗的了的。

 只见尹志平双手一分,那仅有的破碎衣衫也被他得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好在小龙女赶快用双手抱住肩膀,才没有让自己青光大。可尹志平绝非善类,他就趁着小龙女去抱紧肩膀的时候,双手向下一落,紧接着就是更大力气的一分。

 又是“嘶啦”一声,小龙女长衫之内的罩裙长也一下子就被尹志平得支离破碎。而此时的小龙女,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小小的白色肚兜和挂在‮腿大‬上薄入蝉翼亵

 “哇!好美啊,真的好美!”

 一个和尚痴痴地说道。

 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恶臭的人,也着口水赞叹道:“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比当年的黄蓉可美多了!”和尚一听乞丐这话,嗤笑一声,问道:“胡说什么?难道你见过黄蓉不成?”乞丐一看和尚的表情,就知道他不信,便说:“怎么没见过?她就在这狱之中,我不但看过,还干过呢!”和尚一听就然大怒,质问道:“什么?亏你是丐帮中人,竟然还起自己的帮主了?”乞丐摆了摆手,说道:“你休在这里装清高,只要这小龙女常驻狱,你我也可以肆意。嘿嘿,至于黄帮主,不过是母狗一般,老子不但干过她上上下下三个,还在她子里撒过,往她嘴里拉过屎呢!”和尚听了这话,脸上青筋暴涨,到非是怒气,而是隐隐有了很大的期待。

 两人一边说这话,一边向高台前继续挤去。

 乞丐终于走到了高台下,对着和尚说道:“咱们现在上不去,我要打飞机了,一会儿把我的甩上去,说不定能摔到小龙女脸上去呢?嘿嘿,你要不要试试?”和尚没说话,而是立刻起自己的僧衣,解下僧,对着台上的两人开始飞快的着自己的

 小龙女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能在如此喧闹的时候,如此紧张的时刻,还能清晰的听到台下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只见台下很多人都已经下了子,开始对着自己着那一各不相同的具。

 “哈哈!龙姑娘,你也听到了,这狱之中我做主,若是你好好伺候我,我可要把你扔下去,让他们去把玩你喽!”尹志平知道小龙女天生爱洁,若是以此威胁,必然收获‮大巨‬。

 “不!不!尹道长,您发发善心,龙儿一定好好伺候您,千万别把我扔下去。龙儿,不要。龙儿只想让尹道长一个人想用龙儿!”“哈哈!好,你便先自解肚兜,亵,然后跪下!”小龙女,自知难逃此遇,也不挣扎,羞红着脸颊就将那肚兜解下随意丢在了地上,接着就曲着腿,将亵也褪了下来。

 尹志平看着自肚兜中跳出来的一双秀美玉,不自觉的就伸手过去把玩,而小龙女的‮体身‬只是微微一颤,也不挣扎,自顾自的

 当雪白的双腿完全展,那双腿间仅有的丝丝发,似乎都被若有若无的风吹动着。尹志平,不由狼心大悦,哈哈一笑。而当小龙女害羞的跪下的时候,尹志平便觉得此刻即便是用帝王来换也是千万不愿。

 小龙女自被尹志平污后,又与杨过厮守一生,自然没有再接触别的男人,而杨过对他虽然宠爱有加,却是敬若天仙,自然不会让自己心中的女神做出吹箫卵的事情。小龙女此刻自然也想不到等下会在她身上发生什么。

 “哇!小龙女要给尹道长吹箫了!”

 “唉,想不到清高如玉,美貌若仙的小龙女,也有这一天。”吹箫一次第一次涌进小龙女的耳朵,她虽然未曾试过,自然也能想象。男人的具,不就如箫一般么?想到这里,她似是动了尹志平的意味。只是,想着若是能就此平息尹志平的望,说不定能保住自己处女之身,来与杨过厮守,也算偿还。

 尹志平没有管周围的人如何议论,没有再看别的地方,只是低着头看着垂着臻首的小龙女,一阵狂笑之中,他双臂一展,浑身上下的道袍便如沙粉一般被他用内力震的飞出老远。

 而尹志平下的巨竟然已经昂首,等待着小龙女的侍奉。

 “当年终南山后,我盗你红丸之时,便想着让你给我吹箫,只是时机不许,让我抱憾一生。现在是你偿还我的时候了。吹箫吧!冰清玉洁的龙姑娘!”小龙女听了尹志平的话,将嘴缓缓的伸向了那巨物,只是,当小龙女的红润双,轻轻的接触到尹志平的头之后就不在动作。

 台下众人一时大急,都叫着:“吹呀,吹呀!”尹志平也长眉竖立,似是恼怒的问道:“你不想过关了?”小龙女茫然的抬起头,说:“我吹啦,可是吹不动,那孔太小了,我若用真气,怕伤了道长。”尹志平听了这话,心思电转,问道:“你从未用嘴伺候过男人么?杨过没有让你给他用嘴吹么?”小龙女缓缓的摇了‮头摇‬“这…没有!”尹志平一听便怒气全消,然后高声对着台下的众人说道:“大家听着,龙姑娘还未曾用嘴巴服侍过男人,今我不但要破了她的处女身,也要了她的处女嘴!”台下众人一阵欢呼,紧接着,就听到:“还有后庭,道长,还有后庭呢!”尹志平一阵得意,朗声说道:“自然,自然,三全开,三全开,大家等着看好戏吧!”小龙女全然不知,她今之劫悠然漫长,也不知道等待着他的非是好吹箫那般简单,而台上凌辱她的也绝不会只有尹志平一个人。

 尹志平开始指导小龙女,而小龙女也忍着羞意,长着处女的嘴巴,开始套起尹志平青筋暴起的

 上传来的气息让小龙女一阵眩晕,也让她感觉有了些异样的感觉,这时她完全未曾经历过的,虽然羞,却有着一丝丝的激动陡然在心中升起。

 粉角在之上缓缓套,越来越的口水在嘴中积蓄,小龙女听从了尹志平的教导,将口水如数咽回到肚子。

 灵巧的舌头开始游走在身之上,即便在口中,也不断‮逗挑‬着上的冠沟头以及微微张开的马眼。

 尹志平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他将自已一只脚掌撑进小龙女的两腿之间,轻轻用大拇指去挑玉人的小

 “哈哈,好啊!没想到龙姑娘竟然都能的这么‮奋兴‬!我真小看了你了!给我袋卵子!”小龙女没有拒绝下的那只大脚,也没有拒绝尹志平的指挥,用一只手扶着尹志平的巨,将臻首往尹志平的下送去,伸出舌间去男人的囊,齿间也稍稍竖立了那之上的黑

 尹志平对于小龙女的这一番作态很是满意,那带着羞怯的脸颊,却不会拒绝自己的安排,这让尹志平从心底里一阵愉,不为后面的安排更加期待。

 当尹志平再次将全数入小龙女的喉间的时候,他也不再温柔,开始猛力的,若非小龙女内息悠长,肯定要被这夸张的速度的窒息过去。

 不过好在尹志平知道时间可贵,没有太多坚持,一阵剧烈的怒,白花花的进小龙女的嘴里。

 小龙女自心底泛起一阵恶心,狠命的想吐出来,可是尹志平的一声命令让她不容拒绝。

 “含着,用舌头搅拌。不许吐出来,也不许马上下去,不然闯关失败。”小龙女不甘心的依照尹志平的指示用舌头搅拌着自己口中的,虽然腥臊难耐,但是她还是细心的做着,生怕惹来尹志平的不

 直到浓浓的了小龙女的齿间,再到小龙女用舌头将自己的牙齿打扫干净,尹志平的再次矗立起来的时候,尹志平才决定放过小龙女。

 来张着嘴“咳,呸!”

 一口浓痰就这样突进了小龙女的嘴里。

 “可以了,就着我的口水,咽下去吧!”

 小龙女眼角又溢出了些许的眼泪,而她还是强忍着将那黏黏的咽了下去,指示喉咙处似乎怎么都言不干净。

 “放心吧!一会儿,我自然有办法让你喉咙不再的!当年间之时,你躺着,我只能在你上面,污你,这次,我可以好好享受下!我要你像母狗一样,跪着翘着股让我干个痛快!”小龙女,皱着一双秀眉,无可奈何的转过身子,将头紧紧顶着自己曲起来支撑‮体身‬的前臂,将雪白的股高高的对着身后的尹志平翘了起来。

 “怎么?还不甘心?难道,我不能享用你的处女么?你说啊?你可以拒绝的!”小龙女赶紧给自己说好话“不!不!龙儿只是不习惯,还请道长轻…呀!”小龙女还在请尹志平不要太急切,怜惜她的处女身,只是,尹志平完全没有顾忌,小龙女话都没有说完,尹志平就来了个全突入。

 一时间,小龙女‮体下‬突遭重创,整个身子弓如母虾,而身后的尹志平却毫无怜香惜玉之情,破瓜之后就是一阵深捅长,再猛干狂摇。不但如此,尹志平不小的大手,不停的挥下,将小龙女的雪拍的波涛汹涌,狂起!

 “啪!啪!啪!”的声之中还含有着小龙女的痛呼和娇

 尹志平完全毫无顾忌的干,让小龙女的大脑茫然。

 (为什么我的‮体身‬这么奇怪,为什么不痛了,尹志平怎么这么厉害,过儿,过儿从来都未曾这么厉害过!啊!过儿…一定是你失一臂,让你不能如此了。

 我要坚持,我要你也要和尹志平这般和我好,等我呀,过儿!

 手掌拍的声音停止了,但是尹志平和小龙女那‮腿大‬和美的撞击却更加快速。

 就在尹志平在台上,狂小龙女的时候,台下的众人,手却没有丝毫停歇,反而愈加烈。

 只看刚才还道貌岸然的年轻和尚,用着自己的少林绝学,狠狠催促着自己的吐出华。

 显然他远没有身边的脏乞丐有经验,之间脏乞丐一只脏手,撮着自己泛着恶臭的,一阵抖动之下,白花花的到他早已准备的手掌之中。

 乞丐一看事成,一阵大笑,说着:“大师,今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的丐帮绝学『降龙十八掌』!”乞丐说罢,右手一翻,和黑泥黏着形成鲜明差异的就凝在乞丐的掌间。

 “哈!『亢龙有悔』!”

 乞丐这一招“亢龙有悔”果然厉害,那雪白的如同哲别出的长箭一般精准,如数在了小龙女那不染尘土的美脸之上。

 小龙女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此遭遇,她还不及反应,身后的干就迅速加大了起来。

 “哈哈!貌若天仙的小龙女竟然会被乞丐『颜』!我真羡慕那乞丐啊!不过我的宝贵,我要如数入你的子之中,哈哈。杨过啊!杨过!你活着要带我送的绿帽子,死了也逃不了。”尹志平的继续加快,而他的呼吸也迥然急促起来。

 只是,小龙女这是茫然不知所措,也不知应该赶快用手将脸颊上的涂抹干净,还是马上低下头,将自己的脸埋进自己的双臂之间。

 就是他这番犹豫之下,台下又是几声暴吼。“看招——韦陀掌!”

 这是那和尚打来的一大坨,如同果冻一般一下子就粘再小龙女的额头之上。

 “看招——铁砂掌!”

 这是铁掌帮的帮众来的,不过打歪的居多,不是落在小龙的手臂上,就是落在小龙女的头发上。

 “哈!看我完黄蓉偷学来的——落英神剑掌!”黄药师要是知道自己的绝学被如此滥用,一定会现身除恶,可惜,他不知道。这人功力可能不及,做不到五虚一实,虽然,也不甚准,但是好在他这一张之中,数量奇大无比。

 小龙女只觉哗啦啦的一片溺,整张脸和前的房,仅是这突然而来的

 “呜呜呜——”小龙女委屈的泪如雨下,竟然让她用泪水,再脸庞只上冲出了两条没有的泪痕。

 尹志平看到此情此景,大感痛快,那往昔的仇恨仰慕,就此全数化作间的一阵猛

 “哈哈!龙姑娘,享受我的吧!我!”

 “呀!”

 小龙女一声娇呼,就觉得道之内,一阵滚烫。尹志平的竟如同被高手自掌中打出的飞蝗石一般,击的她子一阵火辣,就在这热和刺之下,小龙女竟活活被晕了过去。
上章 小龙女的虐地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