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杨家将传 下章
第四十五回 中八王祈
第四十五回 宫中八王祈斗 无佞府郡马寿终

 却说六使自遣孟良行后,心下怏怏,坐卧不安。忽夜睡至三更,梦见孟良、焦赞

 身鲜血而来,二人拜曰:“重蒙本官恩德,未能酬答,今特来相辞。”六使惊曰:

 “汝等何以出此言?”遂伸手扯住孟良。蓦然醒觉,却是梦中。六使忧疑不定。

 捱至天明,忽府中人报:“前焦赞赶孟良同往幽州去了。”六使听罢,顿足惊曰:

 “焦赞休矣!”左右问其故。六使曰:“孟良临行曾言,若遇番人缉捕,当手刃之。彼

 不知焦赞后去,必误作番人杀之矣。”众尚未信。适巡军走入府中,见六使拜曰:“小

 人幽州巡更之卒,前夜偶遇一壮土,付我包袱,再三叮嘱送至将军府来。不敢失误,今

 特献上。”六使令解视之,乃木匣所贮令公骸骨。六使又问:“当时曾间其姓名否?”

 巡军曰:“问之不言,仓卒而去。”六使令左右取过白金十两,赏巡军去讫。乃遣轻骑,

 星夜往幽州缉访。

 不数回报:“孟良、焦赞二尸,俱暴于幽州城助,今以沙土壅之而回。”六使

 仰天叹曰:“值戎马扰,若非二人效力克敌,焉致太平?正好安享,辄自丧亡,

 伤哉!伤哉!”次,入奏真宗曰:“臣部下孟良、焦赞,为事失误,已死幽州,乞陛

 下追还官诰。”帝闻奏,甚加伤悼,乃允六使所奏。仍下命,以孟良、焦赞有救驾之功,

 敕有司为筑封墓,谥赠二人俱为忠诚侯之职。六使谢恩,退回府中。自因二人丧后,怅

 怅不悦,杜门敛迹,亦无心赴任矣。

 却说八王于幽州回军,路感气疾,卧养府中。真宗不时令寇准等问安。八王谓准曰:

 “与先生辈相处数年,不意子此分别。”准曰:“殿下偶尔小恙,何足为虑?值今四海

 清宁,正须燮理朝纲,共睹太平之盛,如何出兹语乎?”八王曰:“大数难逃,宁奈彼

 何哉?”准等既退,入奏帝,请效祈禳北斗之事,以保八王。帝允奏,着令寇准、柴玉

 主行是事。准领命,去清华真人,建坛于宫,依法祈祷二。真人报寇准曰:“坛上

 天灯长明不灭,八殿下可保无虞。”寇准暗喜。果然蘸坛完,八王病体复瘥。朝文

 武上笺称贺。

 适八王人朝谢恩,真宗亲接上殿,面谕之曰:“得卿平复,社稷之幸矣。”八王奏

 曰:“赖陛下福荫,当效犬马之报。”真宗大悦,命设庆筵,礼待文武。是,君臣尽

 而饮。将晡,众臣宴罢,拥送八王出朝,来到东闭下。前导军校报人:“有一白额

 猛虎,从城东冲人,百姓惊骇,今直进东闷下。”八王听罢,出车望之,果见人丛列幵,

 其虎咆哮而进。即令取过雕弓,八工拈弦搭箭,一矢中虎项。其虎带箭跑走。众军急

 赶至金水河边,不见踪迹,回报八王。八王惊疑半晌。回至府中,旧疾复发,再弗能起

 矣。

 却说杨六使忽感重疾,报知令婆。令婆与延朗、宗保、太郡等都来问候。六使对令

 婆曰:“儿此疾实难自保。”令婆曰:“待令医人调理,或可痊安。”六使曰:“昨

 当昼而寐,偶游东阙下,适逢八殿下与群臣退朝。殿下发狠,弯弓放矢,正中儿之项下,

 便觉骨肢损痛,想是命数合尽。母亲善保‮体身‬,勿因不肖过伤。”又唤过宗保谓曰:

 “汝伯延德,善明天文,曾对我言:‘国家杀气未除。’汝宜忠勤王事,不可失为杨门

 之子孙。”宗保拜受命。六使嘱咐已毕,顾谓延朗曰:“四哥好好看承母亲,令兄弟中

 惟兄福而有寿。谨记勿忘。”言罢而卒,寿四十八。静轩有诗赞曰:

 慷慨归朝志愿酬,将军正尔得封侯。

 于今坟上无情土,野草离离几度秋。

 令婆等哀号深切;汴城军民闻者,无不下泪;文武众官,亦各悲悼。真宗叹曰:

 “皇天不朕致太平,而使栋梁先折也。”道未罢,群臣奏知:八殿下听得郡马已卒,

 愤而加病,夜五更,终于正寝。”真宗倍加哀念,为之辍朝二

 寇准、柴玉等会议,奏请八殿下与杨郡马封溢。柴玉曰:“八殿下与杨郡马,皆辅

 国良粥,今既弃世,当表其溢。明须同众臣奏之。”寇准等商议已定,次早约众人人

 奏真宗。真宗曰:“此寡人之本心也,允卿所奏。”遂追封八王为魏王,谥曰懿;杨延

 昭为成国公。幷命有司,俱用王礼葬祭。寇准等既退,有司承命而行。只见功臣将士相

 继而死,不知清平世界可得长久?
上章 杨家将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