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杨家将传 下章
第四十回 八殿下三关借兵
第四十回 八殿下三关借兵 众英雄九龙斗武

 却说寇准、柴玉、李御史、赵监军等得旨,都来八王府中商议。准曰:“此乃

 之计,若去必有不测。”柴玉曰:“圣上所命,岂敢推辞?”八王曰:“列位无忧,此

 行须从三关寨经过,见杨郡马,借军助行,保管无事。”准等大喜而退。”次十大朝

 官入辞真宗。真宗曰:“卿等此去,为社稷计也,当谨慎行之。”八王等领命出朝,离

 京望三关进发,先遣哨马报知六使。六使令孟良、焦赞于半路候。

 不,八王与众人将近梁门关,一彪军马拦路,乃是孟良、焦赞等,高叫曰:“来

 者莫非八殿下否?”八王近前曰:“是谁拦路?速报与郡马知之。”孟良即下马,伏于

 路旁曰:“蒙本官差遣,令小可谨候多矣。”八王遂与众官直进三关。又见一彪人马

 来到,却是六使自来接。八王见了六使,不胜之喜,幷马人帐中。十大朝官依次坐

 定。当下摆列酒席齐备,众官举杯而饮。

 酒至半酣,六使起而问曰:“不知殿下与列公到此,有何见谕?”八王曰:“此来

 与郡马商议一场大汁。近因圣上定北番,不想臣王钦领旨,往见萧后,后特献九

 州图籍,以息于戈。萧后来表,必须十大朝臣诣九龙飞虎谷,则可坚此议。圣命已下,

 着我等前往。想此乃是王钦好计,若只我等前去,正如羊人虎口,岂能保全?今特来借

 兵助往,以破番人之谋也。”六使答曰:“前下官正待擒此贼,以除后患,不意从黄

 河渡而去。今既用此诈谋,欺本朝大臣,小可当以赴应,务取丑蛮图籍以归。”八王

 听罢大喜曰:“有君调度,诚圣上之福。”是,众官尽而散。

 次,六使召过孟良、岳胜、焦赞、林铁、宋铁、姚铁旗、董铁鼓、丘珍、王

 琪、孟得、陈林、柴敢、郎千、郎万、张盖、刘超、李玉等二十余人,分付曰:“此行

 必要动干戈,汝众人须用心保着朝臣前往。”岳胜曰:“本官所论虽是,倘北番认得我

 等,怀疑不来投降,岂不误了大计乎?”六使曰:“我有计策教汝。每人担箱子一只,

 俱装作随侍之人,箱内藏着军器,上面安顿朝冠衣服。又用竹筒两节,上节贮水,下节

 藏,番人若问,只说带水来饮。若无事则止;倘有不测,临时机变而用。”岳胜等

 受计而退。

 即,八王辞却六使,与众臣离三关,径望九龙飞虎谷进发。正值初冬天气,寒风

 拂面,鸿雁声悲,十大朝官于马上见两旁横尸白骨加,断戟残戈无数,八王叹曰:

 “昔汉、周于此兵,使黎民肝脑涂地,见者无不惨然。”有诗为证:

 两岸犹存战血红,当年豪杰总成空。

 行人于此重嗟问,惆怅西风夕照中。

 此时消息已传入北番,萧后遣耶律学古为行营总管,部兵一万,先往等候。学古

 领命,率兵径赴九龙飞虎谷,于正北下寨。次,亲往谷中巡视一遭,回军中谓牙将谢

 留、张猛曰:“我视其处,四下皆绝路,惟东边一片平地,堪容五六百人,可于是地

 摆筵,以待其来,就中图事。”谢留曰:“总管此计极高。”道来罢,人报十大朝官已

 到。耶律学古分付军马远远回避,自出军前接。八王与学古马上施札曰:“汝主自

 议,要献九州图籍,将军意下何如?”学古应曰:“阵前不是议和所在,明当于军中

 定夺。”八王应允而退,于正南安下营垒。

 耶律学古回帐中,召谢、张商议曰:“吾明要行楚霸王鸿门会上宴高祖故事,舞

 剑斗艺,就筵中决个输赢,汝二人宜用心立功。”谢留曰:“凭小可①平生所学,定成

 总管此谋。”学古又召大尉韩君粥谓曰:“汝领劲兵一万,于谷口埋伏,候有变动,即

 将宋臣围定。”君弼领计而行。学古分遣已定,一面着人于谷口备办筵席,一面差番卒

 持书诣宋营见八王曰:“总管有命,请列位大臣明商议纳降文书,幷不得持寸刃相

 见。”八王得书看毕,亦回书与番卒不题。寇准进曰:“此行若非殿下有先见之明,带

 得郡马部下同来,决无善意。”八王曰:“今虽赴约,看他如何定议。”众人即散。

 次,耶律学古于谷口等候,遥望尘土起,宋臣各跨骏骑而来。将近面前,学古

 见无军马相从,心中暗喜,即邀众人进谷中,相见已毕。学古恭请十大朝官,依次坐

 定。八王曰:“萧娘娘肯归顺大朝,且不失为一国之主,诚乃苍生之大幸也。”学古笑

 曰:“此意我娘娘本有,且请饮佰,从长计议。”因命番官进食,乐工品奏。是,帐

 前大吹大擂,南北臣僚相会而饮。

 时柴驸马坐于左正席,学古颇认得,问曰:“此位莫非柴先生否?”柴玉听得,即

 应声曰:“学生正是,将军有何高论?”学古曰:“汝记得先年进番家天字图入中朝,

 被公改天字作未字,萧后发怒而动兵戈?今又有相会耶。”柴玉曰:“汝道差矣。我

 主上应夭顺人,不数年间克伏群雄,遂成一统之盛。惟汝北番,因距中朝大远,未暇征

 讨,致汝君臣屡生变,戕②扰生民,震动皇威。天阵一破,北骑倒戈而遁,那时我主

 若驰驱直捣幽州,与汝主面取图籍而归。盖缘我等不忍军民再陷锋镝③,竟劝班师。若

 萧后知顺逆之理,不听狂夫所惑,倾心归顺,犹保一邦。不然,堂堂天朝,士马强,

 宁与外境称孤哉?改天字图之为,实出我手。事既往矣,何复言乎?”

 ①小可——自称的谦词。——书香门第注

 ②敞(qiang,音)——杀害,重创。——书香门第注

 ③锋镝(di,音笛)——响箭。指代战事,战争。——书香门第注

 学古被柴玉说了一遍,略有难。又问于右正席寇准曰:“曾记咸平年间,进贡锦

 皮暖帐,被公沉埋不奏,以致兵革相寻,岂大臣为君谋乎?”寇准厉声答曰:“我主上

 论治理政,且无暇,那里有心玩汝锦帐?今与汝国结和议之盟,索九州图籍来

 献,何必讲往事乎?”学古曰:“图籍改割未迟,且教番官帐前舞剑,劝酒取

 乐。”八王曰:“顷言不许带寸刃以随,此又非鸿门宴上,何用舞剑为哉?”道未罢,

 谢留已应声而出,手提长剑,于筵前舞。八王见势头不好,即叫:“随侍者何在?”

 盂良怒向前曰:“北兵能会舞剑,大宋岂无壮士耶?我亦对舞,聊助筵前一观。”言

 罢,挥过利剑,与谢留两相舞。

 耶律学古见孟良志气昂昂,自思:“此人必是将家,不可与之斗。”辄曰:“舞剑

 没甚好处,且箭为乐。”孟良曰:“要走马,穿杨,随汝意。”谢留曰:“走

 马柳,人所常见,须奇巧而。”孟良曰:“何谓奇巧?”谢留曰:“将一个活人缚

 在柱上,连三矢,能避者便为妙手。”孟良听罢暗笑曰:“此贼要暗算我,先须杀

 之,以挫北番锐气。”乃应曰:“那个先?”谢留曰:“我先。”孟良慨然允诺,

 自令人缚于柱上,叫曰:“任汝连放三矢。”八王等看见,各有惧。谢留离筵前一望

 之地,手拈硬弓,一矢放去,被孟良紧紧咬住。第二矢向项下到,又被孟良一手拨

 幵。谢留惊慌,再放一矢,要其腹,不想孟良有护心镜,之不入。十大朝官连声喝

 彩。

 众人解去其缚。孟良曰:“借汝与我试箭。”谢留无可奈何,亦被缚于柱上。盂良

 幵雀弓,扣镞去,故意不中番官。谢留自恩:“此人只会舞剑,不能箭。”乃

 曰:“任汝再放二矢。”孟良又放一枝,正中项下。谢留应弦而绝。正是:

 无能番士徒施勇,今须教箭下亡。

 耶律学古见谢留失手,大怒曰:“特要讲和,何得相伤?”喝声:“众人擒捉!”

 只见筵前转过番骑五六百,奋勇踏进。岳胜、焦赞等不胜怒,各打幵箱子、竹节,取

 出长短剑,一齐杀来,耶律学古知有提备,先自走了。众骑被宋兵杀死一半。

 孟良急保朝官出谷口,忽数声炮响,韩君弼伏兵齐起,将谷口截住。岳胜恐北兵紧

 困,力战出,怎得番兵矢石下,人不能近。后面又是绝路,四下山崖壁立,正

 是:

 虎落深坑无计出,龙堕铁网智谋疏。
上章 杨家将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