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杨家将传 下章
第三十八回 宗保大破天门
第三十八回 宗保大破天门阵 五郎降伏萧天佐

 却说令婆部众,扬旗鼓噪,杀奔玉皇殿。椿岩即下号令,摇动红旗。梨山老母乃董

 夫人,拍马来。两骑相,兵器幷举。二人斗上数合,董夫人勒骑而走。八娘、九妹

 两翼绕进。忽然阵内金鼓齐鸣,番兵团合而进,将令婆等困于阵内。王贵闻此消息,急

 引兵杀入前阵来救。恰遇北番巡营帅将韩延寿来到,挽弓搭箭,指定王贵心窝来,王

 贵应弦而倒,部下马军被番兵杀了一半。

 败军走回报知宗保,宗保大惊曰:“失吾正将,何以立功?”即遣穆桂英部兵五

 千,前去救应令婆。桂英领计去了。又令杨七姐率步军五千,抄入殿前,破其红灯,则

 敌人不知变动。七姐亦领计而行。

 先说穆桂英杀人北阵,望见内中杀气连天,纵骑突进,正遇董夫人力战八娘,八娘

 势渐危急。桂英架箭暗发一矢,中其目,董夫人落马而死。乘势杀散围兵,救出令

 婆、八娘、九妹,合势杀出。适遇杨七姐破了红灯,绕出通明殴前,与令婆等一同杀

 回。韩延寿见宋兵大胜,不战而退。宋军乃夺得王贵尸首回寨。宗保等诸将接见,无不

 哀感。时王贵之杜夫人亦在行阵,见夫战死,号泣不止。六使曰:“婶母勿忧,当奏

 闻圣上,涟表叔父之忠,报其功业。”夫人收泪谢之。次,六使进御营奏知:“叔父

 王贵,为破阵战死。乞陛下族表之,以励后世。”帝允奏,乃宣杜夫人入帐前,抚慰之

 曰:“王令公,朕之爱臣,今闻战殁,不胜怜惜。今夫人有子三岁,封为无职恩官,候

 成立之,许其在朝任事。封汝为贞节夫人。溢赠王贵为忠义成国公。赐金银缎匹十二

 车。”恩命既下,杜夫人叩谢而退。翌,辞了令婆,装载所赐,径回洪都庄。不题。

 却说宗保来见钟道士,再议破阵。钟曰:“魂阵最为惨毒,乘今破之。”宗保

 曰:“弟子在将台上观望,见北营吕军师善能用兵,恐难胜敌。”钟曰:“吾自有攻他

 计策,不必过虑。”宗保欣然辞退,即下令攻打魂阵。召杨五郎谓曰:“此行要烦伯

 父。”吾郎曰:“当得效力。”

 即率头陀兵五千,喊声杀入魂阵,正遇番帅萧天佐阻住,二将战。经十数

 合,天佐佯输,放五郎入阵。单公主纵马舞刀来,不两合,公主拨马而走。五郎驱

 兵赶入。五百罗汉一齐向前,头陀兵奋勇力战,将五百罗汉诛戮殆尽。耶律呐见宋兵势

 锐,麾动红旗。忽大阵放出一群妖鬼,号哭而来。头陀兵人各昏,不能近前。五郎

 大惊,念动神咒,亟率众走回宋营,报知宗保。宗保得知曰:“师父曾言,此阵有妖

 术,须按法破之。”乃取天书来看,内载:“要小儿四十九个,各执杨柳枝,打散妖妇

 三魂七魄。”宗保知其意,即下令备此小儿之数,俱要戎装。唤过五郎谓曰:“烦伯父

 领此小儿入阵中红旗台下,割去妖妇骸体,破之必矣。”五郎慨然而行。又唤过孟良

 曰:“汝部兵二万,打入太阳阵,抄出其后,接应本军。”孟良亦领兵去了。

 且说五郎鼓勇当先,复引众攻入魂阵来。单公主不战而退,引敌兵人阵。杨五

 郎直杀进将台。耶律呐摆动红旗,妖氛迸起。四十九个小儿手执柳条,风而来,妖氛

 辄散,被宋兵割去孕妇尸骸。耶律呐慌乱抛阵而走,五郎赶近前,一斧劈死。五千佛

 子,溃逃奔。头陀兵戒刀齐落,寸草不留。单公主措手不及,被宋兵于马上擒住。

 萧天佐怒,提兵来救。杨五郎冲出阵前。两马相,连战二十余合,不分胜负。五郎

 出降龙,击中其肩。天佐出本形,乃是一条黑龙也。五郎绰起月斧,挥为两截,

 作二处飞去。按天佐头截飞落黄州城,后称火离国王;尾截飞落铁林,后作河口军

 师,又中原不题。

 却说是时孟良攻入太阳阵,恰遇番将萧挞懒,马两合,被孟良一斧砍之。杀散余

 骑,直冲入后阵,接着杨五郎,一齐杀回,遂破了魂、太阳二阵。诛剿番兵,不计其

 数。有诗为证:

 魂阵上妖氛盛,熊虎军中杀气高。

 败北番兵风雾散,成功宋将血连袍。

 五郎解过单公主,入军中见宗保;道知破阵杀萧天佐之事。宗保大喜曰:“破了

 此阵,其外不足惧矣。”因令将单公主押出斩之。穆桂英劝曰:“看此女容貌端严,

 且是萧后亲生,不如留她,以为帐下号召。”宗保允言,遂放了公主,提调诸将破阵,

 唤过呼延赞等,谓曰:“有玉皇殿重兵尚多,汝装赵玄坛,攻打其中。孟良装关元帅,

 焦赞装殷元帅,岳胜装康元帅,张盖装王元帅,刘超装马元帅,是五人击其左右,破他

 北方天门阵。”呼延赞等得令,各领兵五千去了。宗保分遣已定,与六使登将台观望。

 且说呼延赞等整点齐备,扬旗鼓噪,杀奔玉皇殿来,恰遇金龙太子。两马相,二

 人斗十数合,太子佯输,引入阵中。孟良、焦赞乘势杀入,恰近将台珍珠白凉伞下,杀

 气隐隐,不敢突入。赞等复率众绕过北阵,正遇土金秀将真武旗麾动。岳胜拍马先进,

 陡然天昏地黑,不辨进路,被土金秀生擒而去。比及焦赞得知去救,四下番兵围合而

 来。

 呼延赞见势不利,引众杀出,归见宗保,备述阵势难攻。及点视,失去岳胜、孟

 良。正在优闷间,人报二将已到,即召入间之。岳胜曰:“阵内奇变莫测,一时东南错

 杂,径被番人擒获,若非孟良扮为胡人来救,几至一命不保。”宗保曰:“玉皇殿内有

 二十八宿,七七四十九盏天灯,都是变化之名。”乃唤孟良谓曰:“汝明去攻阵,可

 先偷去玉皇殿前珍珠白凉伞,再着焦赞砍倒二面目月珍珠皂罗旗,吾自有兵来应。”孟

 良、焦赞领计去了。

 宗保入禀六使曰:“此一回必得圣驾亲行,敌住玉皇上帝。大人破其右白虎,还须

 八殿下破其左青龙,不肖自率劲兵破其正殿。”六使可其议,即入御前奏闻真宗。王钦

 进奏曰:“陛下为万乘之主,何必亲劳圣驾?须着诸将前往,如不克敌,罪归主帅。”

 此乃王钦忌其成功,故进此以阻之也。真宗允其议,八王奏曰:“陛下此一番,盖为

 破阵,今遇成败将决之际而有犹豫,何以励诸将士?皇上正宜躬往,使敌人望风而退,

 社稷之长计也。”帝意遂决,下命准备进兵。

 次,鼓罢三通,孟良与焦赞领兵先人,无人敢当,直杀近玉皇殿侧。孟良夺下珍

 珠白凉伞,焦赞砍倒月皂罗旗。正遇番将土金牛、土金秀二人杀到,与宋将两下鏖

 战。孟良怒,一斧劈死金牛,焦赞斩了金秀。部下番兵尽被宋军所杀。后队杨六使拍

 马攻人,先落四十九盏号灯,其阵遂破。二十八员星官一齐杀出,被孟良、焦赞挥刀

 尽屠戮之。金龙太子见阵势穿,单马逃走。宋帝架起翎箭,一矢死于阵中。宋军竟

 进,宗保举发火箭,焚其通明殿,烧死番兵不什其数。孟良等合兵一处,遂破了玉皇

 殿。有诗为证:

 玉皇殿势妙无穷,破识从克战中。

 北众调残风落叶,君王一箭立奇功。

 宗保下令曰:“乘此破竹之势,诸将各宜效力。”令孟良攻入朱雀阵,焦赞攻入玄

 武阵,六使、呼延赞攻人长蛇阵。军令才下,孟良鼓勇当先,部众杀人朱雀阵来。正遇

 番将耶律休哥跃马来。两骑相,二人战上数合,不分胜败。忽阵后一声炮响,

 刘超、张盖从旁攻人。休哥力不能敌,遂弃将台而走。盂良乘势追击,遂破其阵。

 时焦赞攻进玄武阵,遇耶律奚底,战上十数合,奚底败走,被焦赞赶近前来,一刀

 斩之。杀散余众,破了玄武阵。杨六使率众将打入长蛇阵,耶律沙见阵势俱,不敢

 敌,拖刀绕阵走出。宗保阻住与战,两马相,未及数合,盂良、焦赞等从后杀来。耶

 律沙进退无门,拔剑自刎,毙于马上。时宋兵倍勇,那个不要争功?宗保下令攻人北

 营。

 韩延寿见天门阵破得七残八倒,慌忙问计于吕军师。军师怒曰:“汝去,吾自往擒

 之。”即率本营劲卒,如天崩地裂而来。椿岩作动妖法,霎时月无光,飞沙走石。宋

 兵个个两眼蒙昧难幵。宗保君臣困于阵内,番兵四合砍进。

 正在危急之际,钟道士看见,奔向阵前,将袍袖一拂,其风逆转,吹倒番人,天地

 复明。椿岩望见钟道士,忙报吕军师曰:“钟长仙来矣,师父快走!”道罢,先化一道

 金光去了,吕宾近前,被钟离喝道:“只因闲言相戏,被汝害却许多性命。好好归

 ,仍是师徒;不然,罪衍难道。”宾无言可答,乃曰:“弟子今知事有分定,不可

 逆为,愿随师父回去。”于是二仙各驾红云,径转蓬莱不题。
上章 杨家将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