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杨家将传 下章
第三十七回 黄琼女反投宋
第三十七回 黄琼女反投宋营 穆桂英破阵救姑

 却说黄琼女回到帐中,自思:“我千里部众而来,受如此辱。曾记得幼年 邓令

 公作伐,将我许与山后杨业第六子,因邓令公丧后,停却此姻。今闻宋军中杨六使即我

 夫也,不如将所部投降中朝,以寻旧好,助破番兵,报雪此矣。”计议已定,次

 密遣部卒送书信投入马氏营来。

 马氏得书,迟疑未决,来见令婆,道知其事。令婆想曰:“我几忘之矣,昔在河

 东,确有是议,盖因邓令公弃世,一向消息不通。”马氏曰:“此女昨被我羞辱,今

 来降,决非虚诳,令婆可与六郡马商议。”令婆然其言,入见六使,道知黄琼女要来归

 降,且言曾与结姻一事。六使曰:“不肖幼年亦闻此说,争奈国家重任在身,非臣子会

 亲之,还待疹灭北番之后,然后计议。”令婆曰:“汝见差矣,今国家用人之际,彼

 要来降,与汝相认;若阻之,使其生疑,反为不美。今一举两得,有何不可?”六使

 依其议,即修书与来人回信,约定明黄昏,内应外合举事。

 来人接书,来见黄琼女。琼女看毕,心中大喜。次,将近黄昏,下令众军,整点

 齐备。忽阵外喊声大振,金头马氏率所部攻入太阵。黄琼女听知宋兵已到,部众从中

 杀出,正遇韩延寿部下大将巡阵黑先锋来到,与马氏兵只一合,被斩于阵内,北兵大

 溃。黄琼女与马氏合兵一处,直杀出北营。比及韩延寿、萧天佐等部兵来追,却已离远

 了,二人悔恨无及而回。

 且说金头马氏带黄琼女人军中见令婆曰:“已得黄琼女归降,又胜北番一阵。”令

 婆大悦,着与六使相见。众人都来贺喜。次,宗保入禀曰:“钟师父指示阵图,解说

 出入攻打之路,甚是分明;且道第三甲子,乃是破阵之。乞大人奏知圣上,亲来监

 战,则不肖方好调遣。”六使曰:“汝自去裁度进兵之计,吾自去奏。”宗保退出,来

 见钟道士曰:“攻阵何者为先?”钟曰:“铁门金锁阵乃咽喉之地,正宜先破。次则便

 破膏龙阵。”宗保曰:“可差谁往?”钟曰:“青龙阵须劳柴太郡,铁门阵必用穆桂

 英。”宗保曰:“桂英可行。吾母柴太郡有孕在身,如何破得此坚阵?”钟曰:“正以

 孕气胜之,管取无事。”宗保依教,来见六使,禀知调遣之事。六使曰:“军令彼安敢

 违?争奈大郡有孕,恐有疏虞,如何是好?”宗保曰:“师父道无事,可令孟良助之而

 行。”六使允之。宗保即下号令,密书破阵计策与之。穆桂英、柴太郡得令,各率

 三万,一声炮响,二支兵鼓噪而进。

 先说穆桂英带领三万人马,分付将一万各提火炮火箭之类,候锋之际,炮箭齐

 发;二万从九龙谷正北打入,绕出青龙阵后,接应柴太郡之兵。众人依计而行。穆桂英

 扬声呐喊。分左右攻人铁门金锁阵。恰遇番帅马荣,离将台部众,如天崩地裂。桂英虚

 退阵营一望之地,赚敌将近,两马相,军器幷举。二人战至十数回合,不分胜负。桂

 英部下,各望甬道齐进。铁须爪一时迸作,被宋兵放起火箭,尽皆死。铁闩、铁门一

 十四门兵来应,宋兵围绕而进,北军队伍窜。桂英奋勇前进,大喝一声,朴刀已

 下,马荣头已落地。宋兵乘势攻入,杀死番众不计其数,遂破其坚阵。桂英领兵直出青

 龙阵后。且看柴太郡如何破阵,有诗为证:

 鼓众麾旗入阵丛,敌兵失算血红。

 从来圣主多灵助,致使佳人建大功。

 却说柴太郡率所部三万,来到青龙阵下,分付孟良曰:“依计而行。汝引劲卒一

 万,先夺黄河九曲水,从龙腹杀出。吾引大众打入龙头,绕出后阵,与穆桂英兵合。”

 孟良领什先行。郡主分拨已定,喊声震天,攻进左阵。守将铁头太岁引所部离将台,厉

 声叫曰:“破阵宋将要来寻死那?”柴郡主纵骑杀进。两马相,斗经数合,未分胜

 负。忽阵后一声炮响,孟良以劲兵从龙腹截出,北兵溃。铁头太岁复兵来救。柴太郡

 乘势进击。龙须、龙爪十四门卒齐出。

 柴郡主与孟良前后力战,不觉将暮。郡主斗力已乏,冲动胎孕,在马上叫声:

 “疼痛难熬!”部下军士无不失。霎时间,育一孩子,遂昏倒阵中。铁头太岁回马来

 捉。忽阵侧一彪军马,如风雷驱电来到,乃穆桂英也,见郡主危急,努力来救。马二

 合,铁头太岁化作一道金光而去,被血气冲破,桂英抛起飞刀,斩于阵中。番兵大

 却被孟良从后杀到,屠剿大半,只走得一分回去。桂英向前救起郡主,以所生孩儿纳在

 怀中,遂破其青龙阵。后人有诗为证:

 战阵才势已危,桂英于此显雄威。

 飞刀斩落妖元首,夺取英雄得胜归。

 桂英已得全胜,回见六使,详述破阵之事及郡主且得平安。六使大喜,即令郡主入

 后营歇息,将儿子抱与令婆视之。令婆看罢喜曰:“此儿面貌与兄宗保无异。”遂为取

 名杨文广,分付温婆好生看养不题。

 却说番帅韩延寿输了二阵,折了人马,急召椿岩商议。岩曰:“彼纵能战,决难破

 我魂阵也,他若来时,管教片甲无存。”延寿曰:“将军亦须用心提备,宋军中必多

 精通惯之人,万勿轻视。”岩曰:“自有机变捉他。”言罢,径与吕军师商议去了。

 却说哨马报入宋营:北兵预防其阵,甚是完固。宗保谓诸将曰:“彼势已动,正可

 依次攻打。”乃请钟道士计议进兵,钟曰:“再破白虎阵,其外审机而战。”宗保曰:

 “谁人可去?”钟曰:“汝父可建此功。”宗保允诺,人见六使,道知。六使曰:“正

 须先声而进,以励诸将。”宗保退出。

 次,六使全身贯带,率骑军二万,杀奔北营,攻入白虎阵内。番兵喊声大振,势

 如涌。椿岩先登将台,手执红旗麾动。番帅苏何庆遂幵白虎阵门,率兵敌,恰遇杨

 六使耀武扬威而到。两马相,军器幷举。二人战到三十余合,何庆佯输,勒马便走。

 宋兵乘势杀进。忽将台金锣响处,黄旗闪幵,陡然变成八卦阵,霸贞公主引兵围合而

 来,六使见门路丛杂,进退错,被何庆复兵杀回,困于阵中。六使左冲右突,北兵矢

 石攻,不能冲出。

 败军急走报知宗保,宗保大恐曰:“此事如之奈何?”即召焦赞谓曰:“汝速领兵

 五千,从旁道攻入,用石锤打损其锣,使虎无眼,则不能视,吾自有兵来应。”焦赞发

 愤去了。又唤过黄琼女曰:“汝部马军五千,从右门攻入,先把黄旗砍倒,使虎无耳,

 则不能听,其阵必然溃。”琼女亦领兵而去。又唤穆桂英曰:“汝率劲骑一万,当中

 杀入,以救吾父。”桂英慨然而行。宗保分遣已定,自率岳胜、孟良等于对阵接应。

 且说焦赞听得六使被困,声震如雷,率兵攻入旁道。正遇番将刘珂镇守虎眼,见宋

 兵杀来,下台敌,马两合,被赞一刀砍死。焦赞杀散余众,将二面金锣打得粉花雪

 碎,乘势而进。适见黄琼女从右门杀来,一刀劈死张熙,截倒黄旗二面,与赞兵合,抄

 人白虎阵后。苏何庆见阵势危迫,慌忙来应,穆桂英当先杀入。二人锋不两合,何庆

 绕阵而走,桂英拈弓搭箭,一矢正中其项下,何庆坠马而死。霸贞公主见夫有失,急待

 来救,不提防阵后黄琼女一马杀出,手舞铁鞭,从背脊打下,霸贞口吐鲜血,单马走归

 本国而去。杨六使闻外面金鼓之声,料是救兵,从内杀出,正遇焦赞屠番兵就如斩爪切

 菜,两下合兵,遂乘势破了白虎阵。有诗为证:

 巍然阵势巧安排,谁想英雄测破来?

 斩将屠兵成败决,中原诚是有奇才。

 六使杀回本阵,宗保等接应而去。

 次升帐,众将都来贺喜。六使曰:“彼阵果是奇异,战至半酣,不知去路。若救

 兵不至,我命几休。”宗保曰:“既爹爹破了白虎阵,当乘势攻其玉皇殿,则他阵易

 破。”六使曰:“阵内藏机莫测,须仔细辨认,而后进兵。”宗保曰:“孩儿自有分

 晓。”即请令婆、八娘、九妹人帐中曰:“此一回,敢劳婆婆与二位姑娘一往?”令婆

 曰:“此为王事,安敢辞却?”宗保曰:“阵内按有梨山老母,婆婆若去,先要擒捉此

 人,其他易攻。”令婆得计,卒八娘、九妹前进。宗保又召王贵曰:“叔公可引本部,

 从正殿打入,接应本阵。”王贵亦领计去了。宗保分遣已定,但等明锋。
上章 杨家将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