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杨家将传 下章
第十一回 小圣梦取太原
第十一回 小圣感梦取太原 太宗下议征大辽

 却说牛思进与呼延赞回奏太宗:“杨家父子,随即率众来降。”太宗谓八王曰:“既杨

 业将来,卿率群臣于中路之。”八王领旨,即率众臣于白马驿中等候。忽报北地旌旗蔽

 ,尘土遮天,想必杨家军马来到。八王听得,引众人出驿观望。不移时,前哨报入杨令公

 军中,道知大朝官员驿前候。令公即下马前进,见两边百官,衣冠侍立门上,击鼓相

 八王当先施礼曰:“奉主公宋君之命,为令公远涉风尘,特遣众臣于中途候。”令公初

 到,未知是谁,似有倨。呼延赞恐其失礼,乃近前谓令公曰:“此是宋君嫡侄金简八王

 也。”令公大惊,便拜伏于路旁。八王连忙扶起,与令公同入驿舍。早已安排酒醴,众臣济

 济,殷勤相劝饮酒。杨家军马驻扎于驿营。

 宿了一宵,次,八王与令公幷辔而行,前到宋营。近臣奏知大宗。太宗下命宣入。八

 王引令公朝见,拜伏帐外,稽首请罪。大宗深加慰劳,授杨业边镇团练使之职,统率所部,

 候班师回京,再议升擢。业受命而退,以带来军马,驻于城南,按甲不出。太宗下令,诸将

 仍前急攻河东。

 是时,刘钧闻报应州反了杨业,归顺大朝,惊得神魂飞落,寝食俱废。宋齐丘与丁贵

 等,只得婴城拒守。宋师连攻数不下。潘仁美分遣诸将,筑长围攻击,金鼓之声,达于内

 外。城上矢石,下如雨。丁贵等舍死抗敌,入见刘钧,乞借兵于大辽,以救国难。刘钩

 允奏,遣人垦夜诣大辽求救。不题。

 却说太宗以太原久围不下,于二月初三,亲至军前,督战益急。高怀德、呼延赞等,

 分门攻击。城堞皆崩,杀伤甚众。太宗手诏谕汉主出降。使者至城下,守阵军不纳。大宗大

 怒,与诸将卫士进屯城下,列阵于前。南北军对,矢集城上如

 是夜,太宗宿于中营,隐几而卧。忽闻报云:“夫人至矣。”太宗幵眼视之,见三四十

 黄中力士,着一乘轿来。须臾有妇女从轿中出,取过白帖一张,付与太宗。太宗问曰:

 “卿是何人?”妇人答曰:“妾乃河东小圣,今献小计,来见我主。”太宗看纸上写着八个

 字云:“壬癸之兵,可破太原。”太宗看罢,觑那妇人,忽然不见。觉来却是一梦,将近五

 更。太宗亟召八王、杨光美入营中详梦。光美曰:

 “壬癸属北方,莫非教陛下从北门攻打,可破太原?”太宗然其言。次,下令诸将,

 急攻北门。

 是时,汉主外援不至,饷道又绝,城中大惧。先夜梦见金龙一条,从北门随水滚入,城

 尽崩陷。惊觉,天色平明。忽报宋君降手诏,遣人于城下谕降,终保富贵。刘钧见势倾危,

 又得此梦,亟召文武诸臣议曰:“吾父子在晋二十余年矣,安忍以祸加百姓?若不即降,

 必有屠城之惨,我心何安?不如投降,以安百姓。”群臣闻之,无不下泪二人报:“赵遂国

 舅,已幵水北门,领宋师入城矣。”刘钧乃哭入宫中。

 潘仁美当先进城,遣人传旨与汉主:“宋君宽仁大量,幷无加害之意。”钧始放心,乃

 遣李勋赍印绶文籍,奉表乞降。大宗下诏许之。车驾进北门城台,设宴奏乐,与从臣于台上

 酣饮。汉主率官属,缟衣纱帽,待罪台下。太宗赐以袭衣玉带,召使登台。汉主叩头谢罪。

 太宗曰:“朕以吊民之师至此,岂能加害?但放心无忧也。”汉主谢恩已毕,因请车驾入太

 原府中。百姓香花灯烛,排门接。

 太宗升堂坐定,北汉诸官皆拜降于堂下。太宗宣授刘钩为检校大师、右卫上将军,封彭

 城郡公,仍领河东。按:北汉刘崇,于后周太祖广顺元年据太原称主,统州十二,迄刘钧四

 世二十九年,至是降宋。太宗凡得州十,县四十,戸十二万五千二百二十。如是河东悉定。

 静轩有诗曰:

 投降敌国胆生寒,圣主驱随驾两骖。

 总为吊民非好战,马前不信是张堪。

 太平兴国四年,太宗下议班师。潘仁美进曰:“河东地控幽州,契丹屡为边患。今陛下

 车驾在此,军士效命。可乘破竹之势,平定辽东,诚千载一时之功也。”道未罢,杨光美进

 曰:“河东初定,军士披坚执锐者久,且粮饷不继。陛下宜回车驾,徐定进取。”

 是时,众论纷纷,太宗未决,起入行宫,召八王、郭进、高怀德一班战将入议其事。先

 是围太原时,从军或不知太宗所在,军中或议立八王,八王不肯。及太原既定后,太宗闻

 之,故意久不行赏。八王曰:“太原之赏,不及将帅;今又将有大辽之行,军士不堪。莫若

 依光美之议,班师回京,诚为上计也。”太宗怒曰:“待汝有天下,当自为之。”高怀德

 曰:“潘招讨所论,建边防之大计。此去幽州,咫尺程也,若使功成,太平指而见矣。

 望陛下从其议。”太宗意乃决。

 次下命,以礼部郎中刘保勋知太原府事,车驾离太原,遂伐辽。分遣诸将及杨家兵,

 望幽州征进。时值暮春天气,但见:

 山桃拥锦,岸柳拖金。时闻村酒出篱香,每见墙花沿路吐。丝鞭袅袅,穿红杏之芳林;

 骢马驰驰,嘶野桥之绿草。随驾心忙嫌路远,从征意急恨行迟。

 大军一路无词,不来到易付下寨。潘仁美遣人下战书于城中。

 守易州者,辽之刺史刘宇,听知宋兵来到,正与牙部郭兴议战守之策。忽报宋营遣人战

 书。刘字得书,回问郭兴曰:“公所见何如?”兴曰:“据小可之见,宋师即平定河东,

 乘此胜气来到,安能拒之?不如遣人前诣军中,察彼动静,献城纳降,可保万全也。”刘宇

 曰:“此行非公不可。”郭兴慨然领命,径赴宋营,见高怀德端坐帐中,兴心甚恐。及入

 帐,怀德问曰:“大军临城,汝来见我,有何高论?”兴曰:“天兵如雷霆,逆而当者无不

 齑粉。今主将特遣小可陈乞降之状,以救一城生灵也。”怀德大喜,即引见潘招讨,道知其

 由。仁美曰:“彼既投降,当令明幵城接车驾。”郭兴拜辞而去。

 次,与刘宇幵城出降,接太宗车驾入府中驻扎。凡得兵二万,粮草一十五万,骏马

 六百匹。太宗封刘宇官职如旧。下令进取涿州。

 守涿州者,辽判官刘厚德,已知宋兵下了易州,召部下商议。部署廷珪进曰:“宋君仁

 明英武,统一有机。不如幵城降,以图富贵。”厚德闻言,即遣人于宋营中乞降。潘仁美

 得报,次,护车驾进啄州。厚德拜于堂下请罪,太宗抚而纳之。是时太宗军马出师二十余

 ,平定二州。后人有诗赞曰:

 干戈一指入辽封,敌将幵城节使通。

 圣主威风千里远,黎民争应道途中。

 消息传入幽州,萧太后大惊,亟聚文武商议。左相萧天佑出奏曰:“陛下不劳惊虑,臣

 举二人可敌宋兵。”萧后问曰:“卿举谁人?”无佑曰:“大将耶律奚底、耶律沙,智勇足

 备,若使部兵敌,必能成功。”萧太后允奏,即令耶律休哥为监军,耶律奚底、耶律沙正

 副先锋,统领五万兵前行。休哥等得命,部兵出城。南北营寨,旗鼓相接,兵势甚盛。

 哨马报入潘招讨军中,仁美集诸将议战。呼延赞曰:“小将先试一阵,以挫辽兵之

 威。”仁美允之,付与步军八千。高怀德曰:“小将前往相助,共建功勋。”仁美亦与马军

 八千。赞与怀德皆引军去了。

 分遣已定。次,鼓罢三通,列阵于幽州城下,宋军北向,辽军南。辽将耶律奚底全

 身披挂,跃马当先。宋将呼延赞横勒马,立于门旗之下,问曰:“来者何人?”耶律奚底

 怒曰:“萧太后驾下大将耶律奚底是也。”赞骂曰:“辽蛮匹夫!敢来争锋?”即跃马举

 ,直取奚底。奚底绰斧战。两下呐喊。二将战上数合,不分胜败。番将耶律沙一骑飞

 出,双战呼延赞。呼延赞力敌二将不退。忽宋军中銮铃响处,高怀德纵骑当先,舞抵住耶

 律沙锋。四匹马踏动征尘,南北军箭矢。从早晨战至午,胜败未决,而下互有相

 伤。呼延赞扬声曰:“马力已乏,明再战。”乃各收军还营。
上章 杨家将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