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黑暗猎人 下章
第13章 勒住郛房恨部
“呀,真意外呢,竟然是你?看起来传送法阵重复了最近一次的传送…”一位有着齐黑色长发的高挑美女子正站在刚才自己传送回来的位置,也就是房间的‮央中‬,看不出年龄,她穿着一身黑色的低镂空蕾丝超短裙和长筒丝手套,前一对滚圆高人大子高高的起来。

 房的内半圈和中间白皙的玉体在黑色华丽错的镂空花纹中清晰可见,镂空一直延伸到裙子下端边缘处,所以连裙下黑色的蕾丝内也能一窥大概,修长的一双美腿上,穿着花纹更为复杂的玫瑰镂空蕾丝长袜和红色的高鞋,看上去感而华贵。

 女子的前额和脸侧有长长的海,长长睫下半闭着的媚眼中透出一种极度惑而又危险的眼神,细长白皙的脖子上,扎着黑色的蕾丝束颈。

 “你是…魅?…”堕一看到眼前这位极度感的美尤物,‮身下‬立刻爆涨的不行,但是一听到她熟悉的声音,立刻浑身笼罩在一种不自觉的警戒当中。

 “啊,居然那么轻易就被认出来了呢,一般来说,我是不会轻易让人见到自己的脸的,不过这次情况特殊,就算了吧。”魅微笑着单手,慢慢的踱到堕的面前。

 “你的名字,是叫坑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考试时和一个叫叶语嫣的‘女孩子’在一起拿到了执照,对吗?”“恩,没错。但是会长大人突然来这是?…”堕浑身的望仅仅是看着魅这人无比的身子,便被燃烧起来,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

 “你大概能推测出来吧…你们走之后,冰柔‮姐小‬又召来四个和她实力差不多的帮手…打起来有点棘手…”魅自己坐到了房间一旁的沙发上,双手叉在前,叠着双腿笑着说道。

 “那么说…”堕观察着魅那人的‮体身‬,却没有发现明显的伤痕或者破损的痕迹。“难道说她被打败了逃到这吗?不对,为什么一点伤痕都没有…而且为什么是传送到我这?”堕在心中推测着目前的状况。

 “很疑惑吗?那个传送法阵能够根据念能力者不同的念进行识别,将他们传送回原本所在的地区,但是如果被传送的人没有念的话,只会被传送到上一个念能力者所在的位置。”魅笑了笑接着说道。

 “恩?她的意思是,她不会念?不…一定有什么变故…”堕暗中使用了凝,却发现原本笼罩着整层楼那可以压抑着却又十分黑暗而危险的念现在已经从魅的身上完全看不到了“呵呵,在用凝吗?不用浪费力气了,因为我已经无法使用念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被传送到这的原因。”

 魅微微抬起头,看着一边的堕笑道。“?!”“她们五人之中,有一个人的能力可以封住别人的念,这才是真正棘手的地方,在被抓住之前,我踏入了传送法阵,事情就是这样,也就是说,现在的我,因为敌人的念能力限制,已经无法使用自己的念了。”

 魅半闭的媚眼稍微移到了堕的鼓起的档部看了看,媚笑着问道。“你现在是不是在评估…对我下手的风险呢?”

 “!…这女人,果然不简单…但是她如果真的无法使用念能力的话,即使是我也可以…等等…她说的真是实话吗?…”堕额头冒出一几滴冷汗,下意识的将手子的口袋中。

 立刻从手心放出了一大团念绳在口袋中翻滚着“好想马上就把这货捆起来猛啊…但是…”

 “空气中…全是你身上参杂着强烈的,的味道呢…你也不用紧张,因为这是每一个见到我的男人的,正常反应…”魅继续媚笑着看着堕说道。“你有,两个选择…”魅突然伸出两手指,对堕说道。

 “?恩?”“第一个选择。立刻就将我抓住‮暴强‬,等你玩腻了之后,将我交给猎人协会的那群家伙,大概能得到5亿左右的奖金,或者将我卖给某些富有的‮态变‬,虽然有点风险,但是易成功的话,他们大概会出2-3倍的价钱来买我吧?总之你七辈子都可以过很奢华的生活。”

 魅在说话的时候,一直保持着微笑在盯着堕的眼睛。“第二个选择,接受我的委托,大概是你成为黑暗猎人后接到的第一个委托吧…

 替我保守秘密,并帮我找到合适的除念师,将我身上的制约之念除掉,事成之后,你将得到和悬赏我的赏金一样的报酬,并且…”

 “在完成委托的这段时期,在你无聊的时候,我可以陪你玩你喜欢的那些刺的游戏哦…”魅媚笑着慢慢站起身,对着堕说道。

 “是吗?!…光是听到她描述两个选择的那种语气,就已经忍不住要了呢…”堕的全身散发出强烈的恶的念,整个人蠢蠢动。

 “不…冷静…从表面上的收益来看…选一会比较好,但是…隐藏着太多的危险,如果她说的失去念能力是谎言,在用这个问题来试探我的话,选一的瞬间…大概我就会被她抹杀掉…即使她的话是真的…黑暗猎人协会内部,她的亲信知道以后,一定会想法除掉我…

 还有猎人协会的众多赏金猎人,再不付钱的前提下将她从我手里夺走也很容易…”“那只剩下二了…只是她说的附加好处是真的还是假的?身为强大的会长,她是那样心甘情愿被我这样的人随意玩‮体身‬的女人吗?…会吗?…还是说…两个选择都是在试探而已?”堕心里飞快的想着。

 “怎么,这个二选一的问题很难吗?”魅看着神色有些紧张的堕,媚笑着问到。“不行…光是听到她的声音…就要…了…思考…”堕强忍着‮身下‬的念,沙发后,藏在口袋里的绳子已经从口袋中溢了出来。

 “就这样吧,选二,强调接受帮助她除念的条件,故意不提她的附加好处先试探一下…她好像已经察觉到我对她的念,再隐瞒下去恐怕会有反效果…”堕开口说道。

 “会长大人说的不错…如此美的容貌,我的确无法隐藏自己身为男人的本能望…失礼了。

 至于会长大人说的两个选择,毫无疑问,身为黑暗猎人协会的新成员,我一定选择后者,因为如果会长有什么不侧的话,整个协会也会受到损失吧,对每一个会员都不利,那么我冒着生命危险拿到的执照其含金量也会打个折扣。”堕笑着答道。

 “哦,那么说你选择接受我的委托了,很好…你…比我想像的要稍微聪明一些呢…”魅听到堕的回答后笑了笑闭上眼睛说道。

 “聪明?”“你在回答中,故意为自己无法掩饰的强烈恶意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并且放弃了相对风险较大的第一选项。

 同时为看起来获利较小的第二选择给自己从利己的方面找了个说的过去的原因,因为你认为如果从帮助我的角度去说反而会显得很假而不自然…”

 “但是最重要的是,你对我后面说的附加好处只字不提…是因为你以为我是在试探你,我失去念能力的说法有可能是谎言,对吗?”魅笑道。“…完全…被看穿…?”堕非常惊讶,而且内心有一种强烈的不安。

 “那么,我在额外问一句,如果我失去念能力的说法真的是谎言,而且察觉到你的‮实真‬动机,我现在…会怎么做?”

 魅慢慢的摊开双手,迈着红色的高鞋朝堕走去问道。“第一假装接受你的回答,委托成立,并且如前面所说,将我这身为协会会长,万千男人都垂涎万分却无法染指的身子让你这个刚通过考试的新人随意玩。”

 “第二…现在就…杀了你…”魅走到堕高大的‮体身‬面前,将穿着长筒镂空丝手套的玉手轻轻放在堕的口,半闭着媚眼轻轻‮摸抚‬着问道。

 “该死!…这女人…太可怕了…但是正因为如此…将她狠狠‮躏蹂‬的望却更加强烈…”堕已经是头大汗,‮体身‬不由自主的因为极度的‮奋兴‬和慌乱微微颤抖起来。

 “怎么,这个问题也很难回答吗?害怕我真的杀了你?如果答对的话,我就放过你,如何?”

 “这女人…在玩我…竟然用了这种问题…如果她本来就想杀我的话,即使答对了,就会陷入悖论之中,最后还是会杀了我…”“你的心跳很快呢…远超过普通人的频率…是在‮奋兴‬呢,还是在害怕?”魅将手贴在堕的口笑着问道。

 “是一吧…就我的立场来说,只能选择一了。”堕握紧口袋中的绳子,答道。“只要在她发动念之前捆住她…”“恩,答对了…二的前提不成立,因为我确实无法用念了,想用你的绳子来确认一下吗?”

 魅低下头,看了看堕从子口袋中不断出的绳子笑道。“你,喜欢紧缚和sm,对吧?虽然还不能确认你的口味到底有多重。

 不过捆绑的话,倒是我比较喜欢的前戏之一…”魅转过身,将双手很自然的背到身后回过头笑着问道:“那么,作为附加的好处之一,你现在想玩玩吗?”堕看着魅双手就缚的姿势,再也忍不住了。

 将右手从口袋中出,手心一大团望之绳如网一般将魅罩在里面,绳子如蛇一般在魅的手臂上迅速的游走,然后遍她的全身。

 “恩…很熟练的走绳呢…具现化出的绳子很有质感…”魅低头看着堕的绳子一圈圈将自己的美感的‮体身‬逐渐捆紧,双手手腕也被并在一起捆住迅速的吊到颈后,胳膊上被绳子勒出凹凸不平,被紧紧的贴着‮体身‬捆住。

 绳子顺着魅修长的丝袜美腿一圈圈蜿蜒而下,将她的‮腿大‬,膝盖上下,小腿,脚踝和高鞋都紧密的捆绑在一起,绳子在她那高绕的最多,不断的收紧再收紧,勒住她房的部,中部,头。

 最后猛的一紧,将她的房勒成两截,头被勒的‮硬坚‬的起来“好紧…深勒进肌肤的密集的触感…恩…完全…动不了了呢…”魅娇声呻着。已经被绳子紧紧的束缚住了全很,并拢着被紧捆的修长双腿站在原地媚笑道。
上章 黑暗猎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