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
第七十五章 离别前夕
 一路上,除了士兵们围着牧良逢七嘴八舌说个没完,吴参谋长一句话也没有说,经过他租住的房屋时,他板着脸把让司机把汽车停了下来,瞪了牧良逢一眼说:“你这个混小子再给我惹事,不用别人毙你,老子都要毙了你。”牧良逢就作了个鬼脸下车,然后站在汽车旁边一个立正:“谢谢参谋长,下次再犯事,你就直接毙了我。”

 吴参谋长看他这副德,一时哭笑不得:“滚吧!”汽车呼地一声开走了。

 大街上,节气氛依旧。几个带着虎皮帽子的孩子唱着童谣跑过他的身边:

 小孩小孩你别馋;

 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粥,喝几天;

 哩哩啦啦二十三;

 二十三,糖瓜粘;

 二十四,扫房子;

 二十五,冻豆腐;

 二十六,去买

 二十七,宰公

 二十八,把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

 三十晚上熬一宿;

 初一、初二街走,初三初四拜舅舅…

 听到孩子们天真的童谣,牧良逢心情好了许多。柳烟早就望眼穿,人也消瘦了一圈。看到牧良逢站在门口,眼泪一下子就了出来,她哽咽着说了一句:“你终于回来了!”然后一头扑到他的怀里,将他死死地抱住,好象一松手他又会消失一样。

 “姐对不起,连年都没有陪你过。”牧良逢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他故意打了个哈哈,试图缓和一下她的情绪。

 柳烟抹了一把眼泪,仔细地端详着牧良逢略有些削瘦的脸庞:“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们都不肯说。”

 “现在不是没事了吗?”牧良逢笑了笑,他曾待过阿贵他们,不要把这事告诉柳烟。

 柳烟摇‮头摇‬:“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了吧?”

 牧良逢心想反正过来了,现在说也无妨了,就把这事情给柳烟说了。

 柳烟一听这事,惊讶地说:“你胆子也太大了,连长官都敢打,连命都差点丢了。”说着大概觉得后怕,眼睛又是一红。牧良逢连忙哄她说:“这帮混蛋想整死我还没那么容易,这不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

 哄了半晌,柳烟终于缓和过来,说:“我去做饭,你在里面怕也没吃什么。”

 “在里面倒是天天吃好的,只是日子难打发。”牧良逢说:“你别饭了,我们晚点去连部,陪弟兄们重新过个年。”

 这事情峰回路转,一连的弟兄们看到连长平安归来又喜又惊,士兵们一片欢呼。牧良逢没说什么,这几天在闭室的日子让他一时没回过神来。他看了看欣喜若狂的弟兄们,说:“这年过得好不好?”

 兄弟们有的说过得好,有的说过得不好。意思牧良逢是清楚的,连长不在,兄弟们自然过不好年,现在自己回来了,兄弟们高兴了,这年当然就过得好了。

 “这几天大家都干了些什么?”牧良逢响应这种高兴的气氛,假装乐呵呵地问猛子和小伍:“有没有去给团长和参谋长拜年?”

 猛子说:“初一我就带弟兄们就去了,可惜只有吴参谋长带着几个人守团部,团长为你的事跑腿去了,那天还没回来。”

 牧良逢心里有些难受,自己这事连累了这么多人,害得团长大过年的都在为自己心。大家看出来连长不开心了,连忙扯开话题。

 兄弟们说:“以前在家里,这时到处拜年去了,可我们当兵的征战在外,也没人拜年,兄弟们都窝在屋里打牌。”

 牧良逢想想说:“这样吧!让炊事班晚上加菜,今天晚上陪兄弟们喝点酒,算是我欠大家的。”说着他看着情况不对,连里好象多了几十号人,小伍也想起这事来了,说:“连长,还有个事情忘记跟你说了。就是这几天和你一起住院的伤兵来了不少,大家都想到一连来,可是你不在,我们也不晓得怎么处理,所以暂时把他们留在连里,你看…”

 几十个伤兵这才不好意思地走到牧良逢前面:“长官,你说的,只要还想打鬼子就到一连来,你不会要赶我们走吧!”

 牧良逢看看他们,说:“你们伤都好了?”

 士兵们用力地拍拍脯,说:“全好了,现在上阵就能杀鬼子。”

 “那就没问题,大家今后就是一连的人了。”牧良逢说话算数,加上前面几仗,连里减员厉害,正好有这批经受过战火考验的老兵补充进来,他自然是求之不得。“小伍,你明天给兄弟登记造册,把名单报到团部去备案。”

 小伍应得爽快。

 炊事班的几个家伙也很高兴,一听到连长发话都去忙乎晚餐了。柳烟今天也特别高兴,欢喜喜也去帮忙了。

 “你们大家都别闲着,都去帮忙做饭,这顿饭可一定要做好,要吃出年夜饭的味道来。”牧良逢想了想又吩咐阿贵和陈小顺:“你们分头去‮察警‬大队和团部,把江大队长和宪兵队的王队长请来,就说兄弟们聚餐,让他们过来搭伙。去团部的看看团长和参谋长在不在,在的话都请过来。”

 正说着,连部门口有人哈哈大笑说:“不用去请了,我们不请自到。”牧良逢一看,来的正是江胖子和王老六。

 一连的兵看到两个连里的恩人过来,热情地请他们坐下,牧良逢笑道:“你们倒是闻着酒香了?”

 江胖子和王老六哈哈大笑:“这顿酒你少不了我们的,就算你不请我们也得来喝。”

 小伍说:“你们两位兄弟可都是我们连长的恩人,也是我们的恩人,就别说一顿酒了。”

 看到牧良逢虎口逃生,兄弟们都高兴坏了,一时间连部天喜地,很是有几分过节的感觉。陈小顺看到连长陪着几个家伙聊得差不多了,就过来说:“连长,团部还是你亲自出马比较好。”

 牧良逢‮头摇‬说:“我不去,去了就讨骂!”

 陈小顺笑嘻嘻地说:“连长,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那团长和参谋长过来你不照样也要讨骂?”

 但是团长和参谋长都来了,并且再没有骂他,他们心里清楚的,牧良逢这一走,还不知道能不能再回特务团。陈德凯上将点名培养的军官,说不定在军校一毕业就被调往其他的部队了,这一别成了悬念。所以刘团长和吴参谋长没有骂他,心里却也有些遗憾,本来他们想促成牧良逢和柳烟的婚事,可偏偏这时出了事,把这件大事情担误了。他们现在就像兄弟们一样,这一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上。
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