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
第七十四章 命悬一线
 黑夜来临了,外面不时有鞭炮响起,这种喜庆的气氛让牧良逢思绪万千,远在千里的爷爷不知道睡了没有?这一个节他是怎么过的?往年的这个时候,祖孙俩背着在森林打猎回来,围在火炉前吃香的烤野味,牧老爷子喝着白酒,自豪地看着自己的孙子又长大一岁。日子虽然清平如水,但祖孙俩相依为命也算过得有滋有味,如今亲人天各一方,思念在这样的节日里溢少年的心头。

 牧良逢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充了对亲情的渴望。以前,父母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从他懂事的那天起,他的生命里就只有一个爷爷,但是现在,他却百倍思念起自己的父母。他们什么样子?现在什么地方?过得好不好…恐怕自己没有机会知道了。

 少年牧良逢想到这些,突然泪面,一种‮大巨‬的悲凉涌动着,从他的脚心冲到了头顶,将他的心扯得生痛。

 “牧长官,来烟。”一个‮察警‬笑呵呵在窗外喊他。

 牧良逢连忙擦干眼泪,站在窗口接过香烟。

 “牧长官,我刚才听宪兵队的人悄悄在议论,说是彭将军为你这事出面了,现在看来36军的人想动你没那么容易了。”

 “彭将军?”牧良逢一愣。

 “就你们的老师长,人家现在可正是春风得意啊!刚刚升任副军长,前途一片光明。”

 牧良逢没想到这事居然连老师长也手了,心里稍稍放踏实了一些。

 第二天上午,牧良逢还在睡觉,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冲到了院子里,为首的是军法处长和一个36军的中校参谋,他们身后带着的是36军的宪兵。

 “承36军军部命令,我们前来提人。”带头的中校军官将一纸命令交给闻讯而来的宪兵队长王老六等人:“我们已经照会过了你们上司,这是相关证明。”

 ‮察警‬们一看情况不妙,立即派人报信去了。

 老王六得到授意,自然不会放人,递过来的证明材料他看都没看一眼,就把话挡了回去:“对不起长官,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此案必须由彭清松中将亲自审查结案,其他任何单位不得随意带人离开。”

 “放肆!此事涉及到我们36军,当然应该由我们军部审查。”中校军官瞪起了眼睛哼哧一声:“我们手续齐全,现在就要带人走。”

 王老六看后面有彭中将撑,说话硬气多了:“恕难从命!除非有彭将军亲自来这里,否则任何人不得带走牧连长。再说,就算这事涉及到你们,也应该由军法处出面,而不是你们36军。”

 军法处长正在犯难,一听王老六这话立即应声:“是的是的!欧参谋,这事容兄弟慢慢审理,我一定秉公处置。”

 “这是我们师座亲自待的事情,你们想抗命吗?”那个中校军官一脸鄙夷地看了看军法处长,显然是对这个卖主求荣的家伙大为不

 王老六不客气了:“这是宪兵司令部,跟你们师座有什么关系?”这话棉里藏针,言外之意是告诉他:这是宪兵队的地盘,少拿什么少将师长的帽子来我们。

 中校军官气得脸色铁青:“你们如果想违抗军令可别怪我不客气了。”正说这话,江胖子带着大队荷实弹的‮察警‬跑步进来:“兄弟奉赵县长的命令,前来协防。”

 戏越唱越热闹,中校军官更恼了:“管你事,这是我们军方的事情。”

 “对不起,兄弟也是个吃官粮的,是奉命行事,长官们有事可以去找赵县长。”江胖子把皮球踢给了他的上司。

 “我管你什么赵县长李县长,我现在就要带人走,看你们谁敢拦我?”中校已经失去了耐,开始急躁起来。手下的士兵一听长官发话,立即解下背上的步,准备强行抢人。

 江胖子一挥手,几十个‮察警‬也把家伙亮了出来,手上的清一的中正式顶上了膛。王老六的手下也纷纷端着冲了出来,一时间三伙人马形成对峙。情况大家都是清楚的,只要牧良逢一拉出宪兵队的门,生死就是人家一颗子弹的事了。宪兵司令这几天刚好去了柳州接驾,目前宪兵队王老六说了算,他肯定不会让36军的人带走牧良逢。

 江胖子更急,他最清楚这个后果,只要牧良逢一出这道门,走不了多远肯定就是一声响,别说上面已经有人撑,就算没有,他也打算豁出去了,冒着乌纱帽不要也得挡住这一关。

 “欧参谋,我希望你冷静一点,这事一旦闹大,你自己也要成阶下囚了。”军法处长再也顾不上少将的面子了,万一36军的真抢走了牧良逢,自己两边都得罪了,与其两边得罪不如倒向一边,否则今后自己在军界没法混不下去了。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带人走。希望兄弟们不要为难我。”中校看来是志在必得。

 王老六也火了,说:“军有军规,这里是宪兵队,军法处长在这里,你如果强行抢人,可别怪兄弟们子弹不认人。”

 中校看看对方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真动起手来,后果他也是清楚的,就说:“手续已经齐全,我们现在要带人走是合理的。”

 “我们只听从上峰的命令,有什么事你们可以直接与上面涉,上面同意我们当然放人。希望你不要为难弟兄们。”王老六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

 就在这时,宪兵队的院子外面传来了汽车的轰鸣,两百多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从几辆卡车里面跳了下来,朝宪兵队里面直扑过来。为首的,是一个戴着钢盔的中年陆军少将。

 “立正!”

 院子里所有的人立即放下肃立。少将脸带怒地走上前来,一双鹰眼环顾四周,然后落在了王老六的身上:“你是宪兵队的?”

 “报告长官!我是宪兵队队长王老六。”他话音未落,少将一耳光甩在他的脸上。

 少将目凶光,让王老六心里颤了一下。“你好大的胆子,我的亲笔手令都敢违抗。”

 “报告长官,卑职也是奉命行事。”王老六说。

 少将又是一耳光甩了过来:“你奉谁的命令?行那门子事?”

 王老六脸都打红了,但依然硬着嘴巴说:“报告长官,宪兵队是奉彭清松中将的命令看押犯人,没有他的命令宪兵队不敢放人。”

 少将彻底被怒了,这话明显是抬出一个陆军中将来自己,官大一级死人啊!“放肆!还敢给我玩这一手,彭清松和我是黄埔同期,你少拿他来老子。”说着他一挥手,两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立即包围了宪兵队,中校看到援兵一到,再也没有顾虑,指挥手下的士兵就要冲进牧良逢的小屋抓人。

 “谁敢!”江胖子不是军方的人,他可管不了那么多,命令手下的‮察警‬一字排开,步全部上膛,挡住抓人的36军宪兵。

 “妈的,难道你一个小‮察警‬也想造反?”少将没想到一个县城的‮察警‬大队长都敢这么嚣张,顿时恼羞成怒。36军的士兵在周围架起了机,黑口对准了宪兵队和‮察警‬们。“再有阻拦者,一律就地决!”

 但是江胖子是真豁出去了,死活不让36军的宪兵靠近牧良逢的房子,两方一度肢体冲突,36军的宪兵用托砸在一个‮察警‬的头上,鲜血一下子从那‮察警‬的头上了下来,其他几个‮察警‬一见自己人被打,立即扑上前去拳打脚踢,将那个打人的宪兵掀翻在地。

 “怦!——”

 少将朝天开了一,再次警告说:“如再胆敢阻拦,一律就地决!”

 江胖子也不示弱,举起手对兄弟们发话:“如果他们胆敢朝自己人开火,大家就给我往死里打,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

 少将气得脸色铁青,自己好歹也是堂堂一‮军国‬少将师长,今天却被这个不要命的地方‮察警‬来了个威风扫地。

 局面再度升级,火药味在院子里漫延开来,眼看一场血事件就要发生。军法处长慌忙跑上前来说:“李师长,您可一定要冷静,委员长马上就要到柳州了,这事要是闹到他那里可不好收场啊。”

 堂堂一个少将师长居然带不走一个犯事的基层军官,这事传出去那还了得。盛怒之下的师长一时忘记了自己的‮份身‬,也没考虑这事带来的严重后果,准备下令冲这群“违抗军令”的地方‮察警‬开

 院子外面又是一阵汽车的引擎声,没一会儿烈的脚步声响起来,特务团吴参谋长陪着一个青年军官,在数十个特务团士兵的护送下跑了进来。

 “李师长切不可开!”那青年军官头大汗跑到少将面前,礼节地敬了一个军礼,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纸递了过来:“李师长,我是陈德凯将军的副官,这是将军的亲笔信。”

 师长脑袋嗡了一下,这个中尉是个什么人,居然连集团军总司令都出面说话了。他接过这张纸,上面只有短短几个字,那字龙飞凤舞,陈德凯是当时军界较有名气的书法家,他的字不少同僚是见识过的,所以少将也认得:

 此事不予追究,务必饬遵。陈德凯。(注:饬遵为遵照命令的意思)

 少将师长铁青着脸,将那张纸还给青年军官,朝手下吼了一声:“撤!”然后甩开大步,带着士兵灰头土脸地走了。

 大家看着36军的人上了汽车绝尘而去,这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吴参谋长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对陈将军的副官说:“感谢兄弟帮忙,这次要不是兄弟及时相救,我*又要损失一个将才了。”

 副官笑了笑:“老兄不要客气,我这次差点是假传圣旨了。”说着他将那命令递给王老六:“宪兵队放人吧!”

 王老六懒得管这命令的真假,卖个顺水人情将牧良逢放了。

 几个虚惊一场的宪兵连忙给牧良逢打开门:“兄弟,恭喜恭喜啊!”虽说牧良逢在屋子里面,但院子里面的情况他在窗口是看得清清楚楚。如果不是算准少将不敢开,他差一点就要喊江胖子住手了。他不愿意让这么多弟兄为他血。

 牧良逢认出那个副官就是以前在柳州医院见过的文职军官,他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会从天而降。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受陈将军差遣,副官打电话到特务团,告知节后调牧良逢去军校学习,吴参谋长又惊又喜,连忙把牧良逢这事一说,副官长期在陈将军身边混,自然知道将军的用意,将军是个惜才之人,放开救命之恩不说,陈将军也想把牧良逢培养成才。副官当然不能看到牧良逢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毙了,否则将军追查下来,自己知情不报那还得了。

 陈将军听到副官的汇报,对这事的前因后果有了个判断,他慢慢立起身子,了一口烟,说了一句话:“几个废物,毙了也就毙了,何必再搭上我一个中尉呢?你跑一趟,把人给我保住了。”

 陈将军就说了这句话。从将军办公室出来,副官就以陈将军的名义写出了这道不是命令的命令。副官长期跟着陈将军在官场,临摹他的笔迹几乎到了以假真的地步,也极其能够揣摩陈将军的意图,此事陈将军不宜直接干预,但是副官可以出面,如果万一有人拿这事作文章,他也可以代将军受过。

 这件事情背后的曲折,当事人牧良逢毫不知情,他只知道,自己这次闯祸,连累了弟兄们,这让他很不安,从小房子里出来,他只冲着兄弟们拱拱手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跟着吴参谋长上了汽车,返回团部。

 副官没有在特务团吃晚饭就坐车回去复命了,留在团部的另外一纸公文上写着,三天后,牧良逢起程前往前身是‮央中‬陆军军官学校长沙分校的湖南省干部训练团报到,地点是湖南耒市。
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