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
第七十三章 权力博弈
 闭室里的日子真是度如年,好在有一本《三国演义》,自小没认真看过几本书的牧良逢这下终于有机会好好地看这本书了。牧良逢的伙食不错,江胖子和一连的兄弟们天天托人送吃喝的进来,过年那天,江胖子还特意跑到闭室,陪他喝了一顿。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特务团的上司更是从头到尾一次也没有来过,这让牧良逢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他一直以为他和团部上司们关系不错,在这紧要关头,他们一定会来看看自己,可是他们一个也没来。而后他想到了柳烟,这几天来,也不知道她担心成什么样了。

 看到《三国演义》第九十九回说诸葛亮大破魏兵,司马懿入寇西蜀那段时,几个宪兵打开了门:“兄弟,给你换地方了!”

 “不会是放我了吧?”牧良逢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宪兵们摇‮头摇‬。

 “那会不会是要毙我了?”

 宪兵们还是摇‮头摇‬:“对不起兄弟,这些事我不知道。”

 牧良逢从闭室走出来,看着外面灰蒙蒙的阳光,寒风刺骨,大地苍茫,初的桂南沉浸在一片肃杀之气里。

 牧良逢这才知道,自己在闭室已经关了七天了,现在是正月初四。

 给他换的新地方宽敞多了,一个小单间,里面有一张,一张桌子,窗户是打开的,如果不是门口站着荷实弹的哨兵,牧良逢不会想到自己现在正坐牢。

 他刚刚搬到“新家”外面就冲进来一行四个军人,带头的是一位40出头的中年上校,最小的是一个年轻的少尉。士兵搬进来几条凳子,几个军官表情严肃地在牧良逢的对面坐了下来。

 少校面无表情地盯着牧良逢,打开了手中的一个本子说:“报你的姓名?”

 牧良逢知道这就是审讯了。

 “牧良逢。”

 “年龄?”

 “虚岁21。”

 “部队番号?”

 “98师特务团一营一连。”

 “职务?”

 “98师特务团一营一连少尉连长。”

 “籍贯?”

 “湖南。”

 …

 “你认罪吗?”少校突然抛出这个问题。

 牧良逢一愣,自己明显是犯了错误的,所以他点点头。

 “少尉,你殴打长官,带头聚众闹事,险些酿成一场兵祸,这些你认罪吗?”中年少校瞪着牧良逢追问。

 牧良逢心想事情都做了,承不承认都是事实,索应个痛快,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最后面的一个宪兵频频向他‮头摇‬显眼色。

 中年少校嗯了一下,将刚刚记录在案的口供交给站在一边的少尉。少尉接过口供放到牧良逢面前,递给他一支笔和一盒印泥说:“签字画押吧!”

 牧良逢看也没看,拿起笔就把名字签了,然后按了一个手印。

 中年少校看起来很满意这个结果,将口供的册子放进一个印有青天白国徽的牛皮纸档案袋,站起身来。对站在门口的宪兵说:“告诉你们的长官,行刑之前,让少尉吃好点。”

 牧良逢脑袋“嗡”了一下:“你说什么?你们要毙我?”

 中年少校没再理会他,然后起身带着几个手下离开了。

 “他妈的,还真要毙我啊!”牧良逢火了:“老子打死那么多鬼子,充其量来个功过相抵,居然要毙我。”说完想想如果就这样被毙,太过窝囊了,就对那门口的宪兵说:“兄弟,帮我一个忙。”

 那个宪兵看到少校一行走远了,才说:“我拼命给你使眼色,你怎么就看不到啊!”“怎么啦?”

 宪兵摇‮头摇‬说:“人家要你的命啊!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

 牧良逢不认识这个人。

 “告诉你吧!那人是你的仇敌,原八连的那个团长后台是很硬的,他姐夫是36军的一个少将师长,刚才那少校就是他姐夫派过来的军法处长。你这人啊!太傻,人家随便一问自己就全认了。”那宪兵的声音很,牧良逢想起来原来这家伙就叫王老六。

 牧良逢说:“麻烦兄弟帮我跑一趟,去我们特务团和204团,找刘团长和张团长,让他们给我出个主意。”

 “你刚才自己全部都认了,还签字画了押,唉!我看你这次是悬了啊!兄弟,你整死了人家少将的小舅子,人家会放过你吗?”王老六摇‮头摇‬说:“没办法了,现在也只死马当成活马医了,我这就去特务团。”

 牧良逢想了想喊住他:“兄弟,这事千万不能告诉我一连的弟兄们,否则这子就更大了。”

 王老六说:“我知道,你那些兵都是不要命的,搞不好来个冲法场,那麻烦就更大了。”说完快步跑出去了。

 《三国演义》后面的内容牧良逢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烟倒是一接一了不少,他越想越窝火,自己大小仗也不少了,没死在鬼子手上,最后却被自己人安了个扯谈的罪名毙了。

 王老六一出了宪兵司令部的大门,就先跑进了‮察警‬大队,可是值勤的‮察警‬说江大队长出去执行公务了,还没回来。王老六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什么执行公务,就是为保牧良逢的小命求人找关系四处打点去了。

 “你们江大队啥时回来?”

 ‮察警‬‮头摇‬晃脑说:“这个就不知道了,这几天江大队特别忙,总是早出晚归的。”

 王老六就拉过那‮察警‬,说:“你现在马上去找你们江大队长,就说他兄弟牧良逢现在危险了,让他赶紧想办法。”

 那小‮察警‬一听这事就瞪了眼,傻呼呼地愣在那里。

 “你倒是快点去啊!误了这事,你们江大队非剥了你的皮不可。”王老六也着急,如果这次误了事,他今后在县城的生意也混不成了,搞不好还得被人家打黑

 那小‮察警‬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立即一路小跑找他们大队长去了。王老六也跟着出来,直奔特务团。可是他跑了两个团部,两个团长都不在,值勤的都说团长去师部开会了。好在出来的时候碰到了吴参谋长,王老六把这事给他一说,吴参谋长也没说话,跑到团部拼命摇电话。

 王老六就坐在特务团团部的院子外面,没一会儿吴参谋长出来了,硬是给他一叠钞票:“有劳兄弟了,你是我们特务团的恩人啊!”王老六也不客气,接过钱说:“牧连长是条汉子,我多跑几步没关系。”

 “兄弟你跟我说说,军法处大概什么时候会动手?”吴参谋长又递过来一烟。

 王老六想了想说:“估计也就这两天,他们现在是想置牧连长于死地,肯定也担心夜长梦多。”

 “这时间太紧了!这时间太紧了啊!”吴参谋长在原地不停地来回踱着步子说:“怎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呢!”大冷的天,他额头上却溢出了一层细汗。

 “兄弟,我再求你一件事情,如果他们准备动手,无论什么情况你都要提前告诉我们一声。”吴参谋长拱拱手,对王老六说。

 王老六知道其利害,一个劲儿点头:“长官你放心,有什么情况我一定及时报告。”

 从特务团出来,王老六脑袋纳闷儿:这牧良逢到底是个什么人,士兵们可以为他拼命,长官们为他跑断腿求人。自己干了这么多年的兵,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少尉连长。

 包括牧良逢在内,他们都不知道,这件案子已经牵扯太大。98师原来的老师长,现在是陆军中将副军长在接到手下特务团和204团两个团长的求救电话后,也犯了难,这事涉及到36军的一些高层,与自己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军级单位,如果强行手只会把事情闹大。老蒋偏偏又选在这个时候移驾柳州,主持召开柳州军事会议。在这个节骨眼上,谁都是小心翼翼的。但不管怎么样,老师长不能为了几个喝兵血的兵渣子断送了一个优秀的基层军官——更何况,那个军官是自己看着成长起来的。

 王老六还没到204团,老师长的电话已经直接打到了军法处,这位陆军中将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此案事出有因,军法处不宜判决过重。

 少校军法处长接到电话,大气也不敢出,但他是36军少将师长的亲随,本想玩一手违:“报告将军,卑职一定秉公‮理办‬,请您放心!”

 中将语气坚决地说:“你一定要秉公‮理办‬,如果为了几个军部败类伤了一个*栋梁之材,我保证你头上那顶乌纱帽也戴不成了。”

 少校军法处长一听这话也紧张起来,这两边都是上司,他一个小小的少校哪个都得罪不起,但是按着官场原则,自然是官大一级的说了算。这个见风转舵的家伙立即倒向了中将这边:“是!是!请将军放心,卑职一定秉公处理此事,一定想方设法保住我*的栋梁之材。”

 中将很满意他的答复,说:“很好,这事等柳州会议结束,由我亲自来审理,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确保牧良逢的人身安全。”

 将军的电话挂了没一会儿,他的副官再次打来电话:“将军的意思是无论如何要保住牧良逢,老兄也是在场面上混的,知道这个关系吧?”

 军法处长连连点头:“知道知道,请兄弟转告将军,让他尽可放心。”

 副官呵呵一笑:“兄弟实不相瞒,你那36军的少将师长上次桂南一战打得太窝囊,战区长官部大为不,如果这棵树倒了,你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啊!”“是!是!是!兄弟说得极是!我知道怎么做了。”军法处长脑门上开始流汗,到底是高层啊!居然连他的关系背景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在这场军方高层的权力博弈中,小小的军法处长彻底陷入两难。

 然而,牧良逢对外面的这场权力较量混然不知,他坐在空的房子里,想着那颗即将到来的由自己人来的子弹,心里生出几丝悲凉,他倒不是怕死,只是为这点破事死在自己人手里太不值得了。

 没一会儿,江胖子带着一个小队‮察警‬来了。他大声命令手下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几个寸步不得离开这里半步,帮着宪兵队的兄弟协防,有什么情况都要及时通报我。”

 牧良逢看到这江胖子玩这一手,傻了眼:“兄弟,这是人家宪兵队的地盘,你的人不方便来这啊!”江胖子看了下周围说:“放心吧!宪兵司令部的关系我打点好了,‮察警‬大队以协防的名义来保护你,免得让36军的那帮王八蛋下了黑手。”
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