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
第七十一章 年关闯祸
 那一天,中尉牧良逢办成了四件事,第一件,和204团的兄弟述了回旧。第二件,他自己掏包让阿贵从市面上买了一些烟酒和猪,送给连里的兄弟们过年。第三件事,他带着阿贵和陈小顺去看了战死的二连长他那60岁的瞎子老娘。这事本来他是约着和八连长一起去的,但是他到八连长的部队一问,士兵们都说连长已经换人了,原来那个八连长上次去昆仑关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在八连连部听到这个消息,牧良逢眼睛红红的对阿贵和陈小顺说:“等下回去,你们到市面上再买一些吃喝的东西回去。”

 阿贵和陈小顺一时没明白连长的意思,愣头愣脑地说:“连长不用买了,团部发的东西兄弟管够吃。”

 牧良逢一瞪眼,说:“你们懂个!让你们去就去,兄弟们现在是多吃一顿赚一顿。”

 最后一件事,是牧良逢动手打了36军的一个营长和后来的新八连长,理由很简单:已经牺牲了的老八连长的手下告诉牧良逢,都要过年了,他们还有四个月的饷银没拿到手,上面发下来的东西都是变质了的,猪变了味,大米里面生了虫子,面也是发霉的。身上一套军装烂了又补,补了又烂,就是没看到新军装下来。

 那个向牧良逢“告状”的士兵偷偷地跟在牧良逢的后面,在八连连部外面不远追上了牧良逢一行三人,然后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诉苦。牧良逢看了看这个原八连的新兵,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他和团部的军需官关系不错,据军需官们说,部队过年的物资早就到位了,不可能存在这种情况出现。

 “牧长官,您是我们老连长的朋友,您不能看到兄弟们受苦不管啊!”那八连的新兵一脸菜,可怜巴巴地说。

 牧良逢看到他穿着一条单,在这天寒地冻的大街上的天冻得瑟瑟发抖。

 “管!老子这就去问这帮狗的。”牧良逢火冒三丈,脏话口而出。说着转身要冲回八连。阿贵一把拉住他,悄地说:“连长,这可是36军的地盘啊!你充其量和人家平级,这事咱们不方便手吧?”

 牧良逢脾气上来了,那还管这么多,推开阿贵吼道:“今天就撤掉我这个连长,我也要管他一管。”

 阿贵和陈小顺看连长主意已定,也不多说了,卷起衣袖跟着牧良逢气势汹汹地冲进八连连部。新八连长是个30出头的瘦高个子,正与一个营长坐在里面喝酒,旁边生着一堆炉火,桌上美酒佳肴,两人正喝得起,没注意牧良逢带着人闯了进来。

 看到牧良逢几个人,八连长醉眼朦胧问:“这位兄弟来干什么?”

 牧良逢示意一下,阿贵和陈小顺冲上去就把桌子掀翻。

 “你们是什么人?放肆!”那营长和八连长被这一闹,酒也醒了不少。

 牧良逢是豁出去了,本来他就欠着人家八连长和二连长的人情,现在这两个兄弟不在了,他们手下的兄弟,如果不出头帮他们一下,他自己都良心不安。

 “你们身为军官,在这里烤着火,吃好的喝好的,兄弟们都吃些什么穿着什么?你们出去看看?”牧良逢瞪眼发问。

 新八连长和他的上司看清楚了,眼前这个闹事的家伙就‮中一‬尉连长,放下心来,根本没把牧良逢他们几个放在眼里。

 “你一个小连长敢跑到老子的地盘来狗拿耗子,是不是找死啊!?”那营长仗着自己职务高,指手划腿了两句,抡起巴掌就要“教训”这个不听话的下级军官。陈小顺一看有人要打自己连长,那还得了,一个扫膛腿就将营长放倒在地。

 “反了你们啦!来人啊!给我把这三个混蛋绑了。”一群八连的士兵冲了进来,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没一个人动。

 新八连长火了,冲自己的士兵吼了起来:“你们都他妈的是聋子啊!老子命令你们,立即将这三个来八连闹事的家伙抓了起来。”

 可是他喉咙喊破了,自己手下的士兵硬是没一个人听话的。实在没办法了,新八连长只好掏出手,准备亲自上阵了,可是他手刚刚掏出来,陈小顺飞身一脚,将他的手踢出老远,然后把他按在地上就是一拳:“找死啊!敢拿对着我们连长。”

 “这些当官的,根本就不管我们的死活,今天要不是牧长官帮我们出头,还不知道要被这些王八蛋欺剥削到什么时候呢?兄弟们说怎么办?”

 “打死这两个狗的,想我们老连长在时,几时受过这样的鸟气。”

 “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也不知道是那个士兵带头喊了一句,八连的士兵一下子群情,眼看就要酿成哗变。牧良逢这才冷静了一些,连忙劝兄弟们住手。

 “弟兄们大家冷静一点,如果打死他们俩个,我们都会被毙,为他们这样的人陪葬可就不值了。”

 “牧长官您说怎么办?我们听你的。”八连的士兵们嚷了起来。

 “大家押着他们去你们团部,向团部讨个说法。”、

 士兵们都听牧良逢的,押起两个长官就气冲冲地去他们团部了。

 牧良逢担心他们有事,就追出门外说:“如果上面追查下来,兄弟们就告诉他们,事情是我所为,有什么事就冲我来好了。”

 果然出事了。

 牧良逢他们看新二连的瞎子老娘一回来,就发现连部外面停了两辆军用卡车和几辆三轮摩托车,上面写着:宪兵。

 阿贵急了,说:“连长,这事闹大了,你还是赶紧躲起来。”

 牧良逢说:“好汉做事好汉当,躲得初一躲不过十五。”说着大步跨进了连部,里面已经快翻天了,一连的兵与近百个宪兵对峙起来,按理说当兵的都怕宪兵,可是为了自己的连长,士兵们顾不了那么多啦!

 宪兵要冲进去搜人,一连的兵不让,宪兵要抓人,新一连的兵就要动手了。好在刘团长和吴参谋长及时赶到,否则一场群殴在所难免。

 宪兵看到牧良逢进来,立即围上来抓人。新一连的兵又急了,和宪兵再度发生冲突,这次,任凭刘团长和吴参谋长强令,士兵们都不听了,一副谁抓他们的连长就跟谁急的德

 “你们这是干吗?想造反啊?”牧良逢一吼,士兵们立即安静下来。“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跟你们没关系,他们要拉我去毙也好坐牢也罢,我都认了。”

 刘团长对宪兵队长赔着笑:“兄弟,你们先在院门口等一会,我保证把人交给你们。”

 “刘团长,不是我有意与你们特务团过不去,这是上峰的命令没办法,你别让兄弟太为难了。”宪兵队长顺着台阶下,挥手带着宪兵们出去了。

 看到宪兵们出了院子,刘团长再也忍不住了,抬手就给了牧良逢一巴掌:“都要过年了,都要当新郎官了,有什么事你不能回来跟我商量解决,硬是自己手图个痛快?”

 团长这一巴掌打得不轻,牧良逢一下子冷静多了,想想这事真做过头了。

 “你知不知道,36军的那个团长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扣饷扣物资就是他带的头,你让士兵们去找他,差一点酿成兵变。”

 刘团长气得脸色铁青,他内心也痛恨这种军队益猖獗的*现象,一方面他欣赏牧良逢的血,另一方面担心这事闹得太大,搞不好自己的受将要吃大亏了。

 吴参谋长也是板着一副脸:“你说,现在有几个当官的不玩这一手?我们都管不了,你一个小连长出那门子风头?你啊!尽给团里惹祸。”

 “团座,参谋长,事情是我一人所为,跟其他的兄弟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们把我交给宪兵队好了。”

 刘团长听牧良逢一说,又急又气,恨不得再给他一巴掌:“这事要放在我们师或是我们军还好,问题是对方是36军的,跟我们完全是两码事。牧良逢啊!这一次你麻烦大了。”

 牧良逢一听团长这口气,知道自己这次祸闹得不小,要不团长也不会动手打自己。就想起了柳烟,转过身来悄悄地对阿贵说:“告诉弟兄们,这事不要让嫂子知道,就说我出去办事了。”

 阿贵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连长,我们换套衣服,我代你去吧!”

 牧良逢说:“这事谁也代不了,你们好好地给我呆在家里,别再惹出什么事来了。”说着他大步走出院子,宪兵们一涌而上,把他押上了卡车。

 院子里的士兵一下子炸开了锅:“团长,无论如何您要救我们连长啊!”刘团长和吴参谋长也是一脸着急,跟着出了一连连部。

 吴参谋长说:“团座,你看这事怎么解决?如果我们不早点想办法,搞不好这小子要被毙了。”

 刘团长想了想,说:“现在没别的办法了,我这就打电话到军部,要副军长出面保人。”
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