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
第二十二章 遭遇鬼子狙击
 东方开始发白,一大早鬼子宪兵和汉的便衣队就在伪市‮府政‬大会堂前开始布置警戒线,附近的几条大街小巷都清空成无人区,三五成群的鬼子和汉便衣不停地在巡逻,看到有平民民靠近就拳打脚踢。每个街口和会场外面都架起了机,黑口指向前方,如临大敌。

 不时有几辆汉乘坐的小汽车在鬼子军车的护送下开了过来,因为会场有一个很高的石门槛儿,汽车只能停在会堂的门口,然后下车步入会场。

 牧良逢看到名单上的汉到了不少,唯独不见军统的叛徒“九号”和伪省长何佩璐。直到会议开始仍然不见他们的人影。

 高个子军统特工有点不耐烦了:“这两个狗东西怎么还没来?”

 矮个高子军统特工说:“会不会是觉得今天不太安全临时取消了安排?”

 牧良逢没有理会他们,他看了看左右两侧,猛子和小伍各占了一个狙位,三个人之间的间距大约有20米。楼下,一辆鬼子军车在会场前停了下来,两个背着长的鬼子下车后直接往楼下走来,牧良逢认出了他们背上的那两把,那不是鬼子步兵的制式武器,而是狙击步

 原来鬼子也想起在这楼上布置狙击手。

 猛子和小伍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立即跑过来和牧良逢商量。

 “一共是两个鬼子的狙击手,从前面一个楼梯上来的,我们在楼下一层的房子里劫住他们,把他们干掉。”

 几个人跑到四楼的楼梯口旁边开着门的房子里埋伏好,每人手里拿着一把雪亮的刺刀。

 猛子发号施令:“动作要干净利落点,千万不能开,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两个鬼子狙击手做梦也没想到,已经有五个中国人先他们一步埋伏在这里了,他们大摇大摆地叼着香烟,哼着东洋小曲慢慢走上楼来。在他们看来,上司让他们到楼顶担负狙击手这一角色实在是有些多此一举,在中国的战场上,皇军的神威已经显示得淋漓尽致,几乎可以用不堪一击来形容他们的中国同行们。尤其这又是在自己的地盘,中国人在这一地区势力基本为零。如果不是上峰的命令,鬼才愿意在这楼上趴着呢!

 小伍子故意在四楼的房子里出一点动静,两个鬼子狙击手果然上当,俩人猫着进来看看里面的情况,可惜前脚一进门,猛子、牧良逢和两个军统特工就飞身把他们扑在地,几计狠招将他们砸晕过去。

 两个军统的家伙把鬼子身上的衣服一下子了下来,自己穿上:“哈哈,有这个安全多了。”说完,在两个鬼子狙击手的脖子上各抹了一刀,鲜血一下子就地。军统局的心狠手辣果然不假。

 牧良逢以前都是远距离杀敌人,像眼前发生的这种白刃杀人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由得了一口冷气。

 猛子拉起牧良逢上了楼,重新趴回到狙位,没一会儿,两个穿着鬼子军装的军统特工也上了楼顶,他们递给一把从鬼子狙击手里夺来的狙击步

 “把这支好给你用,我用你的三八大盖。”

 牧良逢这次没有再客气,接过那把狙击步,这是一把堪称经典的瑟Kar98K狙击步,是德国佬在二战期间试用最为广泛的一种狙击步,牧良逢将这把调试好,通过瞄准镜,楼下的会场大门尽收眼底,甚至连守着机的鬼子长相都看得清清楚楚。

 机由两个鬼子守着,附近至少还有两个小队的鬼子宪兵和20多个便衣队的汉,牧良逢看着便衣队的汉间都挎着24响的盒子炮,神气活现地站在那里,真恨不得一打死他们。

 两个小时过去了,会场的大门重新打开,汉们在保镖和鬼子的保护下慢慢走出会场,会场的大门前一下子显得有些拥护,一堆汉正在大门口拱手作揖,相互吹捧。看着他们闲聊得腾,牧良逢灵机一动,又想到了那个与自己很是有些缘份的宝贝——手雷。

 他轻轻地喊猛子:“排长,他们人多,我们用手雷吧!?”

 猛子往下一看,乐了,从楼上到会场大门,不过一百多米的距离,手雷下去的话肯定效果不凡。“好,每人按照各自的目标只打一,然后每人丢颗手雷就撤。”

 牧良逢赶紧取出三颗手雷,分给两个军统的特工一人一颗。

 “听我的口令,同时开火。”猛子哼了一声。

 五把一齐瞄准各自的目标…

 因为没有看到伪省长何佩璐,牧良逢将瞄准镜的十字架锁定了伪湖北高等法院院长凌启鸿。

 “开火!”猛子一声食下,几把几乎同时开火了,几个汉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致命一从天而降,没来得及哼上一声就见阎王爷去了,一时间,会场外面慌作一团,汉们哭天叫地往大门里面挤。鬼子的反应快,声刚刚一响就注意到了对面的楼上,机抬起来,冲着楼顶“哒哒哒”开火了。

 与此同时,五颗手雷也飞了下来,在鬼子和汉堆里炸成一片。

 “撤退!”猛子带头冲下了楼,几个人立即收起跟上。

 可是他们还没有跑到楼下,成群的鬼子宪兵已经包抄上来,眼看就有被包围的危险,这时东西两个街口各飞速地开过来两辆小汽车,将路中间的几个鬼子撞飞去老远,然后手“砰砰”地响了起来,汪教官打开车门:“快上来!”

 两个军统特工上了另外一辆车:“你们跟着我们的车子!”

 两辆小汽车飞一样地驶出街口。

 尖锐的警报声在沦陷区的上空响了起来,鬼子宪兵和汉便衣队边追边死命地吹着哨子,一时人声鼎沸、声四起,好不热闹。
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