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
第七章 神手的较量
 牧良逢第一次看到那个以前只是常听别人说起的前线,这里离风铃渡镇只有160公里了,丘陵地区,山也没有那么陡峭。已经可以清晰地听到前方炮的轰鸣。

 汽车开到了张团长所说的师部——一间破旧的寺庙,天线林立,戒备森严,山门前站了荷实弹的士兵。

 张团长带着一个警卫押着那个小鬼子进去了,其他的人都等在外面。

 “把这小子看好点,别让他跑了!”张团长走了几步不放心,又回过头来待说。

 吴连长说:“团长,要不我们先带他回团部了?”

 “不急,你们先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就出来了。”

 吴连长从一个站岗的士兵上讨了一烟点着,了两口递给牧良逢:“小兄弟,来一口!”自从一个小时前牧良逢给他们了几手后,这帮‮军国‬对他客气多了。

 “不。”牧良逢推开他的手,一想到他们如狼似虎欺百姓,尤其是柳烟这样的弱女子时,他从心里瞧不起他们。

 吴连长看他脸色不太好,也懒得再招惹他,坐在地上和几个手下瞎聊。

 一会儿,张团长跟着一个胖胖的中年军官出来了,牧良逢一看那架势不小,穿的衣服都与其他军官不太一样。所有的军人都起身立正。

 他笑眯眯地地打量了一下牧良逢:“你叫什么名字?”

 “牧良逢。”

 “今年多大了?”

 “19岁。”

 “那里人?”

 “风铃渡人。”

 “风铃渡?”那中年军官有点乐了:“风铃渡是什么地方?”

 那张团长就在边旁边一:“报告师长,是怀化下面的一个小镇。”

 “哈哈,原来如此。”又问:“想不想到我们部队来当兵。”

 “不想。”

 “不想?为什么?”师长有点纳闷。

 牧良逢也就不给面子了,把吴连长带兵砸人家茶馆的事说了。他说:“我不想加入你们这样的部队。”

 “有这种事?”师长大怒:“闹事的人呢!?”

 吴连长就硬着头皮和几个手下站到前面:“报告师座,204团3连连长吴得江前来领罪,事情是我一人所为,跟我的部下没有关系,请师座处罚我一个人。”

 师长倒是敢作敢为的血汉子,扬起手来,旁边就有卫兵递过来一马鞭就要人。张团长一把拦住:“师座,他身上还有伤,再说刚才还立了战功,你看是不是功过相抵了?”这才注意到他的腿上还包着一块纱布。就看看牧良逢:“这是你打的?”

 “大胆,公然袭击军人,还敢至国难当头不顾,推保家卫国,守土抗战之责。来人啊!把这姓赵的小子给我拉到一边去,就地决。”

 张团长更着急了:“师座息怒,师座息怒,这孩子也是年少不懂事,再说确是我们输理在先。”

 吴连长也帮着求情:“师座,我丢了咱们98师的脸,要罚就罚我吧!跟这位小兄弟没关系啊!”牧良逢一点也不怕他:“就算毙我,也不当你的兵。”

 “为什么?说个理由来听听!”师长虎着脸。

 “你们不讲道理!”牧良逢哼了一下。

 吴连长为牧良逢急出了一身冷汗:“你小子不要命了,还敢顶撞师座,赶快向师座求饶。”

 “他是你们的师座,又不是我的师座,我不向他求饶,再说就算要毙我也得讲个王法。”

 师长板着脸,围着他转了一圈:“你真不怕死?”

 “十八后又是一条好汉。”

 “哈哈…哈哈哈”师长一听这话,眼泪差点都笑出来了:“这话谁教你的?”

 牧良逢不说话了。

 师长说:“是戏里学的吧?这样吧!听说你有一手好法,刚好我这里也有一个会打的,你们比试比试,你要赢了他我就放你回家,还给你发路费,好不好?”

 牧良逢一听这要求,简直不算要求,就点头答应了。

 师长就让人取来一把步递给他,牧良逢一看这长相有点奇特,自己从来都没见过,有点像中正式,但又比普通步要稍长一点,上面还配了一个远镜式瞄准镜。

 “这是一把狙击步。”牧良逢口而出。

 师长的兴趣更大了:“你还认识这。”

 牧良逢把这拿在手里,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他觉得这就是自己的。

 “这把是叫M1903田步,‮国美‬人造的,经过改造后成了狙击步。”师长说:“猛子出来,你陪这小子玩玩。”

 一个‮军国‬身材魁梧的‮军国‬士兵就在人群里跑步出来。他同样拿着一把M1903田步。“怎么比?你说种比法。”

 那个叫猛子的士兵很藐视地看着他。

 牧良逢被他的这种眼神怒了:“随便你。”

 他对自己的从来都是毫不怀疑。

 “就打前面那棵树上的鸟窝!?”有个‮军国‬士兵小心翼翼地在旁边建议。

 猛子胜卷在握地说:“没问题!”

 “那个有什么打头?”牧良逢说:“来个难度大点的吧!”接着他建议,在一百米外的地方用小砖瓦抛到空中,谁打的多算谁赢。

 包括师长在内的一帮‮军国‬都傻了眼,他们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比赛要求。

 “敢不敢?”牧良逢同样以藐视的眼神看了看猛子,猛子的脸都涨红了,嘴却不服软:“打就打,谁怕谁啊!不过你先来。”

 牧良逢把调试了一下,然后试着冲天开了一,那把的感觉一下子就回去了他的手指上,紧接着他又顶上一颗子弹:“来吧!”

 一个‮军国‬士兵站在离他们150米开外的地方,从地上拾来的一堆差不多大的残砖破瓦里,选出一块手掌大小的丢向空中。

 牧良逢抬手一。“怦”

 那块破瓦片立即应声而碎。

 那‮军国‬又丢了两块,牧良逢命中。

 轮到猛子上阵,丢了10块才打中一块,红着脸败下阵来,一帮人都看傻了眼。

 师长很惋惜地叹息一声:“你赢了小子,你可以走了。”想想又从衣服里掏出些钱递给他:“我说话算数。”

 牧良逢不舍地把那还给人家,目光始终停留在把的身上,他感觉到那把在向自己发出呼唤。

 “如果你小子愿意留下来,这把就归你,当然你手上的钱也归你。”张团长忍不住说。

 “当真?”

 张团长看了看师长,师长笑着点点头。

 牧良逢就把那钱退给师长,把抢了过来。

 师长哈哈大笑起来:“好小子,算我和张团长没看错你。从今天起,你就是我98师的人了。”又转过身来对张团长说:“人我就交给你了,你给我好好带着。”

 “是,师座。”

 “随便让猛子也去你们团,让他们两个玩的小子搭档。”师长说着把那钱又笑眯眯地回给牧良逢:“你们团长说,你干掉两个小鬼子,这钱算是奖励给你的。”

 张团长说:“牧良逢,你小子还不快谢谢师座。”

 “谢谢师座。”

 师长哈哈大笑说:“慢着,牧良逢,我告诉你,好是给你了,你应该怎么办?”

 牧良逢想了想:“多杀鬼子。”

 “哈哈…说得对,去吧!”师长咧着嘴巴大笑。
上章 遍地狼烟 下章